东胜

多肉控,制服控

除了好奇七侠镇,还有那个白玉汤。他得了第二 ,可他迟到了,即使如此还追到第二 ,他的轻功与自己不相上下可以说。

而且没有露面。

白展堂记得楚留香的身形,这位公子与他很像,再综合一下最近的消息,几乎是八九不离十了。

一直到晌午,楚留香才下来,坐在进门的长桌上,又开始喝着酒,随意点了几个小菜,不过没怎么吃。他一只手支着脑袋,另一只手玩弄着酒杯,也不知道他是否是清醒。

店里的人有意无意的远离他,一方面一方面。。。

“饿了,你们这儿哪里有好酒楼呢?”

“……黄鹤楼?”老板娘不确定地说道。

“太远了。”

“西凉河开了分店吧?”“……啊,啊是。”

先把这位爷骗走再说。白展堂对着佟湘玉挤眉弄眼。

“那有劳小二哥带路了。”

“嗯?这个,这个,有点远啊,我还要跑堂呢。是吧,掌柜的。”

“”

性/瘾患者

酒吞童子和大天狗已经在一起一年了。日子也和普通情侣一样,有条不紊的过着。

但酒吞童子有个秘密,一个不能告诉大天狗的秘密。

酒吞童子有一个性瘾,伴侣的嫉妒会使他高潮迭起。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酒吞童子已经一年没有那么酣畅淋漓的做爱了,他觉得自己可能要疯了。

不过他并不想告诉大天狗,假性的嫉妒并不能满足他,而且他不知道大天狗能不能接受这个。

他的前男友因为酒吞童子不断的故意的制造着嫉妒,忍受不了终于提出了分手,酒吞童子制造出了一个风流的形象,而那个人不能理解。

酒吞童子也懒得说明,干脆一拍两散。这个时候,朋友介绍了大天狗给他,看对眼了,由炮友发展成了情侣。

妖狐可惜地说,“你下手怎么那么快啊。”

酒吞童子翻了个白眼,等你拗造型在吧台坐一夜吸引他注意,老子不知道打几炮了。

大天狗非常棒,能文能武,下得厨房出得厅堂,床上也非常给力,该强硬该温柔,把握得十分到位。

酒吞童子也很喜欢他,所以更加不敢暴露出来。

他郁闷地跑去荒川店里喝酒,老朋友非常给力的嘲笑了他一通。

“我怕他会生气。”

“那不是很合你心意?”

“我不知道他生气会不会和我做啊,万一超生气直接分手怎么办。”

“……啧啧啧,叱咤风云的酒吞童子也有优柔寡断的一面啊?”

“给你脸了。”

“好了,不说笑,你总不能憋一辈子吧,前一个憋了三个月,这个一年很不错了。人嘛,是要为自己而活。要不要我帮你啊?”

“你三观真差。”

酒吞童子拒绝了荒川,“再说吧。就算要惹恼他,也不要你帮忙,让他以为我品味这么差怎么办……”



刚好酒吞童子部门小组谈下一笔不小的生意,全体去酒吧浪起。

酒吞童子提前跟大天狗报备了晚回,并许诺凌晨三点一定回家。电话对面沉默了一会儿,说了声好。

组员们一边吐槽那个客户,一边疯狂的喝酒划拳。

喝到差不多一点,雪女开始一个劲儿地骂那个死老头乘机摸她手吃她豆腐真是该死,山兔拉着座敷童子山童他们到处尬舞。基本都疯了。

酒吞童子也有点上头,他属于喝醉了不显的类型,这个时候谁给他倒酒都喝,让他干嘛都听话。老组员都知道,看他面露微笑温柔带点风情,就是醉了,赶紧帮着喝酒。

今天庆功,没人管他。

茨木童子是这个月新来的,公司挺看好,就让酒吞童子带他。

他很崇拜酒吞童子,这位组长能力很强,魄力十足。在他手下做事很安心。

茨木童子见酒吞童子也不阻止他倒酒,尽力地服务着他,杯子一直是满着的,果盘什么的也都在酒吞童子面前。

酒吞童子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大天狗到底能不能接受他的性癖好,会不会生气地带他回家惩罚他,让他哭着射 出来,哎呀烦死了,荒川那个咸鱼脑子怎么一点办法也想不出,三观也乱七八糟的,不能把大天狗介绍给他,带坏了我非揍死他不可。

大天狗差不多是踩着dj爆炸的点进的酒吧,就好像带着耳机不小心按到音量键飙升,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大天狗不适地在昏暗的酒吧寻找着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在厕所里大吐特吐,没人把着,加上茨木童子的无限倒酒,他终于是不行了。茨木童子愧疚地拍着他的背,搀着他回卡座。

大天狗看见酒吞童子仿佛没有骨头一般靠在一个陌生男人身上,头埋在那个人脖颈处,暧昧不明。

大天狗记不得自己是如何带酒吞童子回家的,只是在酒吞童子床边坐了一夜。看着不设防的酒吞童子,有一种想掐住他脖子的欲望,用锁链束缚住他,让他哭着喊出自己的名字……自己怎么突然有这种想法!大天狗吓了一跳,勉强压下一切心绪,带着倦容去上班了。

酒吞童子听完雪女添油加醋的描述,顿时觉得非常后悔,自己要是没那么醉,就能看到大天狗面如重水冷酷无比,天神下降一般,男友力爆棚的抢过自己带回家了,说不定还能来上一次难忘的做 爱呢。

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喝酒……不行,还是得喝,喝了酒就能塑造一个脆弱吸引人的人设了。嗯,可以,回头请茨木童子吃饭吧,唉,还是指点指点他工作好了,这傻小子昨天的事一闹,估计也挺那个,见面怕膈应。

“喂,荒川啊,我跟你说我昨天……”




我对不起看到这里的您们,我写不下去了……牙疼加晚睡

后续大概就是大天狗发现了自己的隐藏癖好,然后荒川暗示了一些关于酒吞的事儿,接下来就是不可描述,带着某些工具和癖好的不可描述,风头正紧我也不好写是吧……

茨木童子还是很尊敬他,组员们充满了八卦。

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的蛆虫。

找到半夜也没找到,作者删掉了?气哭(´;︵;`)

昨天晚上看了新木乃伊,感觉这片子真烂。。但是公主非常美丽,几乎可以弥补我的不爽了。

然后今天找来木乃伊1看,还蛮有趣的,简单点说就是逗比兄妹和男主角的故事,男主角完全靠光环活下来啊,不然早就被兄妹搞死了,这兄妹俩搞事能力不是一般强啊。。

然后大反派伊莫顿超级帅!我第一次看到一个光头这么好看。。他为了复活爱人安苏娜(为啥不是安娜苏)遭受了最残酷的刑法,复活之后也是一心要和爱人在一起,蛮感人的啦。

这片子是99年的,特效挺好的,比中国的一些什么电视剧之类的好多了,那个圣甲虫密密麻麻很逼真,挺吓人的。我妈刚好过来看到都吓一跳(hhh)。

还是不要浪费钱到电影院惹。

张王二三事(1.2)

6

为了不错过点,王杰希提前开了很早的闹钟,不过他打游戏到凌晨,因为有闹钟,他放心的又打了一会,然后躺着床上数羊听歌来入睡,有点想念新杰的《狐狸和缝纫机杀人狂》睡前故事了。这个开坑的大大因为要比赛所以好几天没管他了。
迷迷糊糊的睡去。六点闹钟尽职的响起了,王杰希挣扎着要爬起来,无奈脑子清醒不过来,他用力的一滚,从床上滚到了地上,这下一定能醒吧!结果他放心地裹着被子在地上睡着了。
刘小别拿着备用钥匙熟门熟路地打开王杰希家大门,开始帮忙打包行李。后面跟着的许斌抓着王杰希的肩膀开始疯狂的摇晃。
“队长,七点了,早点小别买好了,你洗漱好就可以吃了。”
“……许斌,下次浇水吧,这个太恶心了。”
“队长,上次浇水您说把您枕头报废了。”
“那……还是念张新杰语录吧。”
“嗯……PSP没收。”

7

王杰希突然迷上了修仙小说,张口闭口就是“贫道有礼了,施主莫要纠缠,道友请留步。”什么的,非常中二。
“这位道友,看你面色苍白,印堂发黑,近日必有祸事降临啊。”
“?”路过的孙翔同志满脸问号。
“你比赛要输。”
“我靠靠靠靠靠靠,王杰希你特么等着,本剑圣不打得你五颜六色,本剑圣不姓黄!”
“施主莫要纠缠,贫道还有要事。”
“别想逃跑!”
“张道友约贫道吃饭,施主请留步,莫要再纠缠于我。”
“张新杰不是在Q市吗?下周全明星吧。”
“张道友有大神通,以钱买力。”
“神经病,坐飞机就坐飞机,大神通个毛线,再说了,谁纠缠你了,切!”
“贫道飞升了。”王杰希转身离开。
不明所以的孙翔同学“???”。

脑洞开完了,结束!

张王二三事

1

每次趁着张新杰不在,就疯狂点外卖,然后吃到口腔溃疡,说话都疼。
张新杰几乎每次去他家都是突袭,没收杂七杂八的零食可乐,就为了让这个看上去正经的微草队长真的正经一点。
2

有时候蓝雨他们去B市比赛,还被张新杰三令五申,不准王杰希吃过多的垃圾食品。夜宵还得拍照片确认。
王杰希只好点两份,一份清淡的拍照,一份爆辣的吃。还得贿赂蓝雨他们不许告诉张新杰,被黄少天嘲笑,“王大眼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
“你懂个屁,这是新杰关心我呢。”王杰希扭头,“老板,再来十串烤鸡心,爆辣!”
男朋友当得比老妈子还严格,除了张新杰没别人了。
3

王杰希是多么叛逆的一个boy啊,那必须悄悄唱反调。可乐装中药,说自己看中医需要调养,把可乐倒在药瓶里,在队里喝的起劲,要不是许斌发现药里冒泡,真让他装下去了。
然后被张新杰联合许斌他们逼着喝了一个赛季的凉白开。
4

晚上十点半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王杰希已经被张新杰视频盯着睡觉了。
为了哄他睡觉,张新杰讲完了各种神话童话,最近开始自己编了。大概马上就要作家身份出道了。

可爱死了。。

amokame:

[自汉化][无授权/侵删]作品id=32908837

打分请去p站。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超级可爱的欧拉父女>< 徐伦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一页徐伦说的:

いたいのいたいのとんでけ(痛痛快飞走)

いたいのとんでったよー(痛痛飞走啦)


白展堂回忆过去事,真盗帅误闯七侠镇

白玉堂在七侠镇生活了很久。

 

他其实挺向往江湖的。可他虽然是盗圣,但生活并不怎么如意。怎么说也是贼,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

 

而且他武功也不好,除了轻功,也只有一门点穴功夫能在关键时刻保命了。

 

他只得退出了江湖。

 

开始的时候,他其实是不甘心的。堂堂一个盗圣,竟然要委委屈屈的当个跑堂。他夜里做了一个梦。

 

他被一群人围追到悬崖边,都是六扇门的精英,他毫无还手之力。不得已跳下悬崖,在可怕的失重感里惊醒。

 

浑身都湿透了,这个梦不知为何让他吓成这样。一定是天气太热的缘故,他暗自安慰道。白展堂换了身衣服又睡下了。

 

其实白展堂的睡眠一向是很浅的。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他的娘亲是道上有名的女匪,常年被追杀。小时候他常常夜半被叫醒跑路。后来他自己闯出些名气,一个人的时候更得小心。

 

江湖杀人是无需理由的。

 

退出了江湖后的跑堂日子也挺有一番乐趣的,很多时候他会忘记自己是盗圣,他背负的杀债和追捕。

 

白三娘在牢里被挑断了手脚筋,比废人还不如,他绝不要变成这样。

 

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他想。

 

但江湖人一辈子都不能脱离江湖。麻烦事会自己找上来。

 

其实这个客栈里的人也都不是等闲。

 

佟湘玉是龙门镖局的女儿,点苍派七绝宫的宫主。吕秀才杀了姬无命是朝廷亲封的关中大侠。李大嘴的娘是传说中的断指轩辕,他是御厨的亲传弟子。郭芙蓉是郭巨侠的女儿,背后是六扇门和皇家的势力。连后院的小姑娘都是五岳盟主,未来的炽焰狂魔啊。

 

他一个小小的偷王,道上兄弟抬举的盗圣,实在不算什么。他接受的很快。

 

 

 

楚留香来到七侠镇算是个巧合。他截下了黑道三大家族的一只鸽子。

 

无故不得入七侠镇。违者由家族亲自处理。

 

他听说三大家族在曾发布追杀令,要杀死一位郭小姐。结果折了好几位顶级的杀手和执刑人,这些人进了镇子就再没有出来,竟连里面有哪些人都没搞清楚。

 

三十万两银子别想买动贼王去做任何事,可好奇心能驱使他去探一探。何况,他从一个盗墓的那里得到消息,盗圣在七侠镇。

 

 

 

 

白展堂如往常一样站在门口送客人离开。一个白衣的翩翩公子走了进来。

 

“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住店,上壶好酒。”楚留香随意地给跑堂的伙计抛了一小锭银子。

 

白展堂悄悄咬了一口,真的。“好嘞!”

 

白展堂不敢怠慢这位大爷,还特意烧了热水送上去。

 

 

 

 

“咱们店里来了个贼王。”

 

“你朋友啊?”

 

“不认识。我们这行的互相不能露面,就怕被举报了。”

 

“谁啊。是不是下午那个色眯眯盯着掌柜的那个黑皮?掌柜的,你戴什么首饰了?”

 

“算了吧,她那个抠门的样子,能戴啥好东西出来。”

 

“李大嘴。”

 

“掌柜的主要是低调,不屑于比较,是吧,掌柜的。”

 

“小郭,你记得下午有个穿白衣服的公子吗?”

 

“知道啊,长得帅,出手极其大方。你的锭银子跟我炫耀一下午了好嘛。”

“嗯?白展堂!你还敢私藏银子了?”

 

“这不是重点!啊呀,湘玉,等会我上缴还不行吗,别打了。”白展堂指着郭芙蓉,“等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个人是楚留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什么?楚留香!”众人惊呼。

 

“嘘嘘嘘嘘!小声点,等会儿把人招来。”

 

“不能吧,他来这个小地方干嘛,人家什么身份啊?”

 

“再怎么身份也是个贼。不知道他来干什么,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来吧!点文搞起来,不限cp。(不要逆我,是我看过的。)

最近比较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