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胜

多肉控,制服控

你是我弟弟!(2

大天狗和酒吞童子家是邻居,家里进进出出的听得很清楚,他推了晚上加班,在玄关守了一夜,靠在鞋柜上小憩。

直到酒吞童子的父母出门上班的关门声把他吵醒。

大天狗靠在鞋柜上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和关节,然后迷迷糊糊的想起,酒吞童子他夜不归宿啊!

大天狗有种白菜被猪拱了的失落感,他难过的洗了个澡,悲伤的换了身衣服,最后无奈的去赶早班车上班了。

下班回家,遇到了酒吞童子。

“哟,你下班啦?”

“……那个,昨天。”

“啊,别提了,真是头疼。”酒吞童子挠了挠头,一脸别扭。

“我,我有句话要说。”

“啊?”

“学,学业为重!你不知道社会有多险恶……”

“哈?你讲什么东西啊,啰嗦死了!”酒吞童子很不耐烦地打开门。

“那个,那个茨木童子是……”“砰!”

被讨厌啦!大天狗你是白痴吗?哪里有学生会喜欢这套说辞的啊!满口都是大道理的人超级无聊,连朋友都没有啊……


昨天


怎么办,茨木童子说得好像都是真的呀,昨天晚上还召唤出地狱之手给他看了,然后留下一句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今生的挚友这句话,从十一楼跳下去了。

吓得刚好出来的荒川差点报警。解释了一通之后,好像被他拿去写小说用了。

原来他酒吞童子上辈子真是个妖怪啊,还留着白头发到场跟人打架啊,还暗恋一个女鬼无果啊!

对了,明天还要上课,先睡觉吧。

第二天,他几乎在各个地方见到了守着他的茨木童子,为了不给他添麻烦好像是用了什么障眼法,在三楼高的树杈上,在食堂从来不开的电风扇上,还有体育场地的栏杆上什么的。

烦,但没办法。

不看着他的话,又担心这妖怪做出什么事来。真是愁啊。


茨木童子护送酒吞童子回家,并且在楼下目送他上楼,这一系列的行为使得酒吞童子心里憋着火,又无处可释放,连一个能倾诉的对象都没有,说了可能以为他脑子坏掉了。和知情的荒川说,这个家伙只不准提出什么奇怪的建议,所以也pass。

还听了那家伙一堆疯话,又不好反驳,脾气本来就不怎么样的酒吞童子如同一油罐车的汽油,稍有点火星,就要大爆炸。

前·知心大哥哥·大天狗正撞枪口。










明天一定写。。吃吃看看日子过太快了啦。。

你是我弟弟!

我是不是你最心爱的挚友,你为什么不说话?

对不起,ooc的我自己都害怕。。

所以我就没写下去惹,如果有朋友喜欢我可以不打tag发。。

求你们评论一下,热度什么的我不奢求了,随便说什么都好,评论一下,不然我心里没底,有点写不下去。。
_____

酒吞童子最近很烦恼,有一个浑小子天天来找他麻烦,想躲着都不行,到处嚷嚷着是酒吞童子的挚友,逼着他去处理。

这一回,把打工的老板都惊动了,说是那个浑小子为了找他,在酒吧里到处问人,把客人都吓跑了。气得他想去揍人,可那个小子反而十分开心,说是不是酒吞童子想起来他了,要看看他这些年的水平。

酒吞童子也不是莽撞的人,看那小子的样子,怕是个武疯子,因为这个受伤也太傻逼了。朋友本来就笑话他是不是惹了烂桃花,这下更加解释不清了。

他只好把那个叫茨木童子的混球带到他朋友家去。 “酒吞童子,我赶稿呢,不打游戏啊。”荒川嘴里叼着一个碎冰冰含含糊糊地说道。

“不找你,借个地方。”酒吞童子没好气地说,他那堆烂友里也就荒川是比较独立,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

“哦,谈分手是吧,动静小点,千万不要冲动把我家砸了。”荒川幽灵一样飘回房间。

酒吞童子懒得理荒川的胡说八道,让茨木童子坐在客厅的地上,又去冰箱了拿了可乐,他自己先喝了半罐冷静一下,他可不敢拿酒出来,无论谁喝多了,都是一场麻烦。

“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没钱。然后我也不喜欢男的。先和你讲清楚啊。”酒吞童子说道。


“挚友,你真的想不起我了?”坐在地上的茨木童子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小狗一样。


“我真的说了无数遍了,我不认识你,从来都没见过你,不可能是你的,什么,什么挚友。麻烦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酒吞童子一扶额,屏蔽了眼前的一切。


“其实,你同我的挚友长得一点也不像,他是一头白发,身着铠甲,气势不凡,是统领大江山的鬼王。可惜他后来死在了小人手里……”


白发?是少白头吗,还是染的,那比他的红毛还夸张诶,铠甲?啥东西,酒吞童子满脸问号的听完之后,断定这个人果然是个疯子,太危险了,只要让他明白自己不是那个什么鬼王,以后也不要再纠缠啦。


“但我就是觉得你就是他,无论如何,这次我都要守在你身边,保护你!”


酒吞童子差点气哭,根本说不通啊,这个傻子难道以后就要伴他一生吗?他沉默着喝完了一罐可乐,脑子里开始想象未来,连眼神都死亡了。


与此同时,另一个人也很烦恼。他的名字是大天狗,他和酒吞童子从小一起长大,他稍微年长几岁,就是因为这几岁的差距,他,竟然和酒吞童子产生了代沟,不再是酒吞童子的知心大哥哥!


然而最近,似乎出现了一个总是缠着他的变态,气得他当场就要爆炸,但是他又想着,万一酒吞童子来找他求助,他就可以重回知心大哥哥的宝座了。


晚上,他看见荒川的一条推。


「烂桃花竟成守护骑士,武疯子原是痴心人。」


「什么意思?」他敏锐的察觉到似乎和他的酒吞童子有关。

「你弟弟可能交到男朋友了。括弧笑脸。」

冷静的拨通电话。

“喂,酒吞,我不允许!你不能和那个来历不明的小子在一起,哥哥我不允许!”

“……您是挚友的哥哥吗?在下是茨木童子,请多关照……喂,大天狗嘛,这件事我回头跟你说,先挂了啊。”

“喂喂!”

狗酒点个梗怎么样。。

占tag不好意思(T ^ T)

老房子

to      @满纸荒唐       

感谢你的点文,这篇写得不好,下次一定好好努力。。是的,真的有下次!

然后,写真人的au真的好害羞,如果有错字,那一定是因为我不好意思仔细看的缘故。。
------------------------------------


一间老房子,里面住了一个性格乖异的老人,他很有钱,也很孤单。

然后他老的记不清东西,眼神也很差了,他的房子终于进来一位新人。说是老人以前的朋友,四十几岁。

这位四十几岁的朋友性格很温和,看起来并不像之前那些为了钱才来照顾老人的家伙,虽然那些人很快地就被赶走了。

老人本来是一个很强壮很高大的男人,任谁也想不到,现在他会畏缩在轮椅上搭着一条毯子,像是怕光还把一个毛线的帽子压得很低,脾气倒是越来越暴躁,连路过的麻雀都要被他骂一嗓子。

他痴呆之后,就不那么经常的骂人了,转为望着地板上的光影发愣。保姆们总算地松了口气。

新朋友来了之后,辞退了一些不必要的人,因为这位朋友是来最后的送一送老人,有他在就不用请人守着老人睡觉了。老人的寿命也马上到终点了。

房子很大,房间也很多,可没有一间是有人气的,它们都没有人住过,只有老人那一间,摆满了各种相片,是老人年轻时和妻子的,老人单独的,和一些朋友的。

他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自己,感觉很气馁。

“我想吃m记了。”老人的轮椅驾驶地飞快,堪堪停在他面前,多一分就要撞到面前的花瓶。

“那我去打外卖电话。”

“不行,我不要不认识的人进我家。”

“那我去给你买。”他想了想,“您千万别去摸电门,还有我作了标记的地方,求您千万别去碰啊。还有今天下午停水了。”

“烦死了,我又不傻,我要喝特别冰的可乐。”老人驾驶着轮椅飞出了房间,横冲直撞的像是一阵小旋风。

他只好换上出门的大衣,头也不回的出发了。“喝冰可乐,晚上肯定要闹头疼,可是不给喝头疼的就是我,算了算了,还是我头疼吧……”

老人灵活的拿起手机给披萨店的外卖打了电话,叫了一整套的菜单,弄得外卖员以为是一大堆人吃,在袋子里放了好些叉子勺子。

那家m记离老头家可远,几乎是一个在城东一个就在城西了。他开了很久的车才买回来。

回到家里,老头摸出袋子里装的可乐,小小地嘬了一口,“一点都不冰,没劲儿。吶,让梅婶收拾一下吧。”

一桌子的披萨,各种各样的口味拼盘,足以十好几张,囊括了一个店的味道了。被老头一样尝了一口。

他无奈地笑笑,坐在餐桌前拿出买的东西,慢慢的吃了起来。老人从年轻时候起就爱戏弄别人,并且以此为乐趣,到了老了,痴呆了,也没放下,反而朝着变本加厉的地方发展了。

梅婶今天不在,所以他在收拾,这个男人恶趣味的把每一张披萨都放到一个盘子里,用尽了厨房里的所有餐具,就是为了让人多做点事。

若不是高额的薪水,怕是没有人愿意在他身边做事的。他是免费的,很自觉主动的一个用人,可他的脾气真好,从来也不发火,笑起来有很甜的酒窝,明明是四十几岁的人,却是那么的纯净,真叫人喜欢。

老人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也不能叫他变了脸色,只好不那么幼稚的继续闹腾了。

老人一旦安静下来,看上去真孤单,他的面孔是热闹人的面孔,他就应该在朋友们亲人们的拥戴下生活,当一个小世界的王。而不是带着钱守在大房子里。

他望着老人,老人望着相片,这是一个戴在脖子上的项链,打开小机关可以看见里面的相片,是一个黑发如云的女人,看上去很温柔。

他知道这是老人的妻子,很久之前得了病没了,即使是现在的医疗也还没万全的法子。

然后,在一天夜里,老人突然的离开了,手里攥着那个坠子,他也没有想掰开手取出来,乘着身体还算柔软,换上了衣裳。依着老人的意思埋在妻子的边上。

他很是轻松的吐了口气,然后帮着处理了剩下的事情,把钱都捐去了孤儿院。

“真可惜,我以为到最后他还能记得一点我的。”



永恒的友谊

说写就写,非常守约!

没人点梗我只好选择自己瞎瘠薄乱写了,嘿嘿

-----------------------



酒吞童子路过一处森林,他忽然感觉到一团强大的力量正在涣散,血腥的气味飘满了整个林子。


是一只大妖,新鲜的血和干涸的血在他身上纵横交错,灰败的脸上显出死相。


“酒吞童子,我这样子可真是丢脸啊。”


“是啊,丢脸至极,死在垃圾一般的人手里了。大天狗。”


酒吞童子挑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又拿出酒葫芦喝了一口。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也没这么闲,碰巧路过。”酒吞童子看了看大天狗灰蓝色的眼睛,“最后喝一杯。”


是陈述句。


“被你看见我这样狼狈的时候,真不甘心呐。”


“我哪次见你,你不是一副丢脸的模样。”


“……好吧,倒在我嘴里,倒准一点。”


大天狗的一边翅膀让利器斩去一半,森森的白骨在打斗中刺进他的身体,可以说现在动一下就能要了他的命了。


“你可真是会享受。”酒吞童子嘟嘟囔囔地把酒倒在大天狗的口中,血污挡住了大天狗俊美的脸庞,他的眼睛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黯淡地像是两颗玻璃球。


“哈,死前得到鬼王的服务,我也算是第一位吧。”


“你都快消失了,话还那么多。”


大妖是不会死的,但是会消失。从轮回中被剔除的存在,会永恒的消失。


“你那个可怜的跟班呢?”


“他在战斗,这是他跟随我的意义。”


一时间,两位大妖怪都无话可说,安静的能听见酒吞童子吞咽酒水的声音。


“永别啦,酒吞。”


大天狗燃烧成一团雾气,渐渐消失,只剩下一地的血腥和独饮的酒吞童子。


又少了一个喝酒的人。


酒吞童子很落寞地想。送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人离开真是太憋屈了,比大战一场喝不上酒还要令人生气。


不过时间不允许他再浪费在这里了,他是中途离开了战场来送大天狗的,虽然有茨木童子这位大妖怪在,但战役中,大江山的鬼王不在算什么样子。


“永别啦,大天狗。”


除了好奇七侠镇,还有那个白玉汤。他得了第二 ,可他迟到了,即使如此还追到第二 ,他的轻功与自己不相上下可以说。

而且没有露面。

白展堂记得楚留香的身形,这位公子与他很像,再综合一下最近的消息,几乎是八九不离十了。

一直到晌午,楚留香才下来,坐在进门的长桌上,又开始喝着酒,随意点了几个小菜,不过没怎么吃。他一只手支着脑袋,另一只手玩弄着酒杯,也不知道他是否是清醒。

店里的人有意无意的远离他,一方面一方面。。。

“饿了,你们这儿哪里有好酒楼呢?”

“……黄鹤楼?”老板娘不确定地说道。

“太远了。”

“西凉河开了分店吧?”“……啊,啊是。”

先把这位爷骗走再说。白展堂对着佟湘玉挤眉弄眼。

“那有劳小二哥带路了。”

“嗯?这个,这个,有点远啊,我还要跑堂呢。是吧,掌柜的。”

“”

性/瘾患者

酒吞童子和大天狗已经在一起一年了。日子也和普通情侣一样,有条不紊的过着。

但酒吞童子有个秘密,一个不能告诉大天狗的秘密。

酒吞童子有一个性瘾,伴侣的嫉妒会使他高潮迭起。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酒吞童子已经一年没有那么酣畅淋漓的做爱了,他觉得自己可能要疯了。

不过他并不想告诉大天狗,假性的嫉妒并不能满足他,而且他不知道大天狗能不能接受这个。

他的前男友因为酒吞童子不断的故意的制造着嫉妒,忍受不了终于提出了分手,酒吞童子制造出了一个风流的形象,而那个人不能理解。

酒吞童子也懒得说明,干脆一拍两散。这个时候,朋友介绍了大天狗给他,看对眼了,由炮友发展成了情侣。

妖狐可惜地说,“你下手怎么那么快啊。”

酒吞童子翻了个白眼,等你拗造型在吧台坐一夜吸引他注意,老子不知道打几炮了。

大天狗非常棒,能文能武,下得厨房出得厅堂,床上也非常给力,该强硬该温柔,把握得十分到位。

酒吞童子也很喜欢他,所以更加不敢暴露出来。

他郁闷地跑去荒川店里喝酒,老朋友非常给力的嘲笑了他一通。

“我怕他会生气。”

“那不是很合你心意?”

“我不知道他生气会不会和我做啊,万一超生气直接分手怎么办。”

“……啧啧啧,叱咤风云的酒吞童子也有优柔寡断的一面啊?”

“给你脸了。”

“好了,不说笑,你总不能憋一辈子吧,前一个憋了三个月,这个一年很不错了。人嘛,是要为自己而活。要不要我帮你啊?”

“你三观真差。”

酒吞童子拒绝了荒川,“再说吧。就算要惹恼他,也不要你帮忙,让他以为我品味这么差怎么办……”



刚好酒吞童子部门小组谈下一笔不小的生意,全体去酒吧浪起。

酒吞童子提前跟大天狗报备了晚回,并许诺凌晨三点一定回家。电话对面沉默了一会儿,说了声好。

组员们一边吐槽那个客户,一边疯狂的喝酒划拳。

喝到差不多一点,雪女开始一个劲儿地骂那个死老头乘机摸她手吃她豆腐真是该死,山兔拉着座敷童子山童他们到处尬舞。基本都疯了。

酒吞童子也有点上头,他属于喝醉了不显的类型,这个时候谁给他倒酒都喝,让他干嘛都听话。老组员都知道,看他面露微笑温柔带点风情,就是醉了,赶紧帮着喝酒。

今天庆功,没人管他。

茨木童子是这个月新来的,公司挺看好,就让酒吞童子带他。

他很崇拜酒吞童子,这位组长能力很强,魄力十足。在他手下做事很安心。

茨木童子见酒吞童子也不阻止他倒酒,尽力地服务着他,杯子一直是满着的,果盘什么的也都在酒吞童子面前。

酒吞童子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大天狗到底能不能接受他的性癖好,会不会生气地带他回家惩罚他,让他哭着射 出来,哎呀烦死了,荒川那个咸鱼脑子怎么一点办法也想不出,三观也乱七八糟的,不能把大天狗介绍给他,带坏了我非揍死他不可。

大天狗差不多是踩着dj爆炸的点进的酒吧,就好像带着耳机不小心按到音量键飙升,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大天狗不适地在昏暗的酒吧寻找着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在厕所里大吐特吐,没人把着,加上茨木童子的无限倒酒,他终于是不行了。茨木童子愧疚地拍着他的背,搀着他回卡座。

大天狗看见酒吞童子仿佛没有骨头一般靠在一个陌生男人身上,头埋在那个人脖颈处,暧昧不明。

大天狗记不得自己是如何带酒吞童子回家的,只是在酒吞童子床边坐了一夜。看着不设防的酒吞童子,有一种想掐住他脖子的欲望,用锁链束缚住他,让他哭着喊出自己的名字……自己怎么突然有这种想法!大天狗吓了一跳,勉强压下一切心绪,带着倦容去上班了。

酒吞童子听完雪女添油加醋的描述,顿时觉得非常后悔,自己要是没那么醉,就能看到大天狗面如重水冷酷无比,天神下降一般,男友力爆棚的抢过自己带回家了,说不定还能来上一次难忘的做 爱呢。

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喝酒……不行,还是得喝,喝了酒就能塑造一个脆弱吸引人的人设了。嗯,可以,回头请茨木童子吃饭吧,唉,还是指点指点他工作好了,这傻小子昨天的事一闹,估计也挺那个,见面怕膈应。

“喂,荒川啊,我跟你说我昨天……”




我对不起看到这里的您们,我写不下去了……牙疼加晚睡

后续大概就是大天狗发现了自己的隐藏癖好,然后荒川暗示了一些关于酒吞的事儿,接下来就是不可描述,带着某些工具和癖好的不可描述,风头正紧我也不好写是吧……

茨木童子还是很尊敬他,组员们充满了八卦。

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的蛆虫。

找到半夜也没找到,作者删掉了?气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