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胜

多肉控,制服控

装O(abo)3

如果没有信息素的影响,他们还是相爱。

我们都渴望正常的爱情,可野兽和人本来就是不同的。



-------------------

“老关,你闻不出我的味道,其实我是很开心的,你评价我,喜恶我都因为我这个人。和什么狗屁信息素没关系,我这个破味道 有多吸人……你一直这么冷静,真好,这样显得我是个正常人。”周巡抄着手站在关宏宇边上,刘海遮了他的眼,看不清是个什么情绪。

关宏宇闭着眼嗯了一声。

他转身抱了抱周巡,用手轻轻抚他的背。关宏宇的牙齿离周巡脖颈的腺体很近,仿佛张张嘴就咬到了。

“关宏宇,我会替你抓住关宏宇的。”

关宏宇突然頓了一下,“那真是多谢你了。”然后放开了周巡,神情冷漠的望着玻璃窗子。

“嗨,别客气。哦,对了,我得去看看幺鸡那帮小弟审得怎么样了,一起吗?”

“我去吧,你再待会儿。”

周巡眯着眼笑了,他抓了抓刘海,然后说:“好啊。”

为了得到幺鸡的犯罪事实,下一步是去抓陈辉。

周舒桐在大秋天的穿了一个无袖的裙子,哆哆嗦嗦的站在路口。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那么没用,她自愿扮成妓女,去探听陈辉的消息。

她是个A。一个看上去很弱的A。但A的能力确实是综合最强的。(论格斗能打八个陈辉。)

可她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被骗着喝了下迷药的水,很快就不省人事了。

所幸她的信息传递出去,外边很快做出反应 ,冲进来把陈辉按在地上。

这事儿大家都很自责,让一个没经验的小丫头去做这任务,好险没出大事,不然周巡第一个冲进审讯室去给陈辉的脑袋开个瓢。

可他们不能确定,幺鸡和陈辉,谁是说谎的那个。

关宏峰和周巡在院子里并排抽着烟。

“给我讲讲,你为什么相信你弟弟没有犯案呢,不是因为亲缘关系,就是证据理由什么的。”周巡吸烟纯粹是为了提神,一支烟很快就剩了一点儿小火星子。

关宏锋点着烟却没吸。“我目前没有明确的证据,更何况我还没看过案卷呢。”

“嗨。那不是凑巧了吗,让老刘给截胡了,这事儿,是吧……”

关宏锋终于轻轻嘬了一口,他不喜欢抽烟,可有时候又不得不抽。

白色的雾气升腾,不知是烟还是叹息。


装o(abo)2

我怎么写不出爱情部分,全是搞笑???可能写完也不会有啥实质进展,自杀了(写完直接开个车好了///)

----------------

每两个月周巡都会放一次易感假,因为o对信息素天性是敏感的,这时候一点刺激都不能受,不然就会进入发情期,跟动物似的,一点人性不讲。要是俩受刺激的同性,可能当场就撕咬着打起来了。

 

 

大家根本不敢想象周巡易感期打人的画面。所以一到日子,集体恭请周大队长放假去。

 

 

但是吧,周巡又不是真的o,而且他身为一个刑警队支队长,易感期撞上大案子机率是很高的。所以,周巡会在没案子的时候真的回家睡他个三天,然后神采奕奕的回来继续上班。有案子就推说吃了太太乐静心保肝丸,保证拳脚只对敌人势力开展,对待同志像春风一样。

 

 

这次易感期刚好在外卖小哥分尸抛尸案结束之后,全队上下都松了口气,因为这个案子离那个日子真近,周巡的脾气也是真的爆。

 

 

周巡叮嘱了周舒桐给他盯好了关宏峰,有一点不对立即打电话汇报,又搬出213大案的重要性和关老师的安危,把小姑娘哄成个小谍报员。又嘱咐了汪让他没事就去技术部那里骚扰小刘让他去查查关宏峰的手机动向什么的。

 

 

周巡头还没沾枕头,案子就又发生了。

 

 

一个当年的黑老大刚出狱,还没二十四小时,就让人捅死在小黑胡同里了。听起来特别荒诞。

 

 

去楼下买了瓶维他命把包装纸撕了,就当是易感期的药了,一吃就冷静嘿。

 

 

周巡开着他那jeep就往警局赶了。

 

 

现场已经被围起来了,关宏峰他们也早到了。关宏峰正在给那个小尾巴讲解现场的几种可能性,那个样子,让周巡不禁想起许多年前他也是这么跟在关老师后边学习的。

 

 

“周队。”

 

 

“……嗯,情况大致就是这样,一会儿我跟老关去查访一下,这个,这个齐卫东昨儿都见了谁,尸体让高法医他们抬走,你们帮着技术部把地上该捡的都捡回去查查,好了,散。”

 

 

 

 

 

坐在支队长办公室的关宏峰的脸色不怎么好,那份早就答应好的案卷被刘长永拿走了,周巡倒是一脸轻松的在跑步机上挥洒汗水,关宏峰承认,现在的周巡很辣,身材很好,但是他现在只想一拳打碎这个男人虚伪的假面。

 

 

周巡在这方面精似鬼,连关宏峰都甘拜下风。破案的时候脑筋怎么就转不过来,真是令人不解。

 

 

打了半天太极,结果就是周巡打了个电话,然后得知了他的住处。

 

 

关宏峰回家把今天的事和关宏宇交接了(对,没错,此时出现了表弟彩蛋!请拉到最后。

 

 

缘,妙不可言。关宏宇发现这个齐卫东是昨晚被自己胖揍一顿的老头。

 

 

然后他故作轻松的问边上的周巡,“你大晚上的吃什么药呢。”

 

 

“哦,我易感期呢。”然后给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

 

 

关宏宇。笑了笑。“我去个厕所。”

 

 

“诶,我说,老关你怎么老去厕所,肾不好?”

 

 

关宏宇保持着关宏峰的范儿,落荒而逃。妈的,他哥是个b根本闻不出来,这回可把他坑惨了,要不要遛去药店买点喷剂,不行,这样会坐实他哥肾虚的,他关宏宇可能就不是被人民警察处决了。

 

 

 

作为一个风流人设的小关爷,他必须开动脑筋,想想咋把暴躁的周巡哄好,先过了易感再说。在易感期的信息素面前再怎么厉害的a也得败下阵来,变成一只渴望交配的野兽。

 

 

这个时候真羡慕他哥是个b。

 

 

案情终于进了一步,周巡冲去找幺鸡,这小子真是条滑不丢手的泥鳅,软硬不吃,一口咬定了跟自己没关系。话里话外还拐弯抹角的嘲讽警察,又是叫冤枉的。

 

 

周巡火起,一拍桌子。“你小子跟谁俩呢?摆那无辜样子给谁看呢,找死是吧……”

 

 

关宏宇马上给小汪一个手势,赶紧劝出来,敏感时刻可不能受刺激了。

 

 

“嗨,您这么个人物,何必跟我这个小角色过不去呢,有话好说嘛,我真没做这事儿啊,还不是让您逼急了,诶,这房里什么味儿,甜甜的,哟,现在审讯还带吃宵夜呀。”

 

 

“放你娘的屁,你委屈个毛……汪,你看着,我出去透口气。”周巡也意识到,他这味道会引起误会,看见小汪进来,马上找个台阶下,出门了。

 

 

审讯室边上有个可以看见里面情形的房间,周巡把人都赶走了,只留了关宏宇。和老关一起没事,一边聊聊案情,一边缓缓情绪,把信息素收收。

 

 

关宏宇。想上厕所。

````````

 

小彩蛋之表弟碎碎念

还真是前男友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他哥这是亲自播种,亲自啃啊,牛逼!不愧是我哥!

 

 

周巡这态度,不阴不阳的,好聚好散啊哥!这是吃窝边草的报应啊!

 

 

哥,你们做过吗?

 

 

我要运用我高级的情感处理方法分享一下,说不准能挽回一下,我可受不了这个。唉,我打个电话给前女友问一下?……开玩笑的啦,不会打的啦,被举报怎么办。

 

 

真受不了你们。

 

 

 

 

 

 

 

 

 

 

装O(abo)1

让我们把abo玩出更多花样吧(闭嘴)

---------------------------

(一)
因为体质特殊,他虽然是A,但是信息素却如O一般能吸引A,是非常罕见的一种亚级。

一个像O的A,太特么适合当卧底了。

所以他真实的身份被藏到了机密柜,对外的身份就一直是O,特发的身份证上也印的,性别:O。

其实周巡不怎么在乎性别,当O还有易感假放,还有政 府补贴医疗保险,知道他性别的人都会让着他。

挺好的,除了谈恋爱有点麻烦,周围的人给介绍的A一个赛一个的壮,他是装O又不是真O,而且他喜欢聪明的人,对性别没什么感觉。

装得久了,连家里人都觉得,你怎么又受伤了,那么危险的抓捕工作,让那些A去做不就好了,你一个O凑那么前面干嘛。

妈诶,我也是A好吧……

哦,对哦,我昨天差点答应隔壁他三婶介绍他侄子给你认识,小伙子是个医生,可不错了……

我出去逛逛……

整个警队,知道他A装O的,除了高层以外,就是关宏锋了。他还没当卧底的时候,他就认识关老师了。

关宏峰分配任务时,只会根据能力而不看重性别,在周巡还是个助手的时候,就能得到很多关键性的事做。

这让周巡心里非常感激,在警队里当个出外勤的O真的挺难的。

他对关宏峰告过一次白,不过因为关宏峰是个B,信息素上什么都没闻出来,所以这次隐晦的告白是失败的。但以关宏峰的智商他大概能感觉到周巡对他有点意思。

周巡也没什么不好的,所以他们还暧昧过一段,虽然没有开诚布公,但双方基本默认为是情侣了。

再后来关宏宇事件发生,关宏峰离职,他们就断了,中间也没有见面。

周巡布置了盯梢关宏峰,因为关宏宇是关宏峰的亲弟弟,他很有可能会去找他。另外他想知道关宏峰不辞而别到底是为了什么。

(二)
关宏宇,你要记住你是个B,关于信息素,你是闻不出来的,无论是什么都给我当空气,如果在这一点上被发现了,我们俩都完蛋了,知道吗?

知道了,您都讲了几十遍了,您不累,我都听累了。再说了我这信息素淡的白开水似的,谁发现的了呀。

然后关宏宇就闭嘴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再贫一句,可能是要挨他哥的揍。

警队里,即使是夜晚也是忙碌非凡,这次的分尸案实在是时间紧迫,所有人都打着十二万分精神在工作。

关宏宇借着上厕所的理由,靠近了队长办公室,结果徒劳无功。

回去的时候还得小心,关宏宇真是想揍周巡一顿。

我知道你想查你弟弟的案子,但这也是个案子,那么多条人命,你不能……

第二晚,周巡堵到了关宏宇。

情绪激动的周巡信息素在四周飞舞,他知道关宏峰感知不到他信息素的压迫,也就肆无忌惮的在队长办公室乱放了。

关宏宇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心里疯狂默念金刚经,同时开始后悔,为什么不听他哥说,遇到解决不了的情况该怎么办。

关宏宇保持着关宏锋的镇定,答应了周巡的要求,飞快的离开了办公室。

哥!周巡怎么是个O啊!你怎么什么都不告诉我啊,我是你视如己出的亲弟弟吗?

关宏宇心里苦,但不敢告诉他哥,怕他哥说他不该闻的瞎闻……




知道吗,前几天晚上关老师从队长办公室出来,身上全是周队的信息素味儿,后来汪看见周队心情倍儿好的从办公室出来,你说这……

(缘,妙不可言。




我想看抹布周巡。。

你是我弟弟!(2

大天狗和酒吞童子家是邻居,家里进进出出的听得很清楚,他推了晚上加班,在玄关守了一夜,靠在鞋柜上小憩。

直到酒吞童子的父母出门上班的关门声把他吵醒。

大天狗靠在鞋柜上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和关节,然后迷迷糊糊的想起,酒吞童子他夜不归宿啊!

大天狗有种白菜被猪拱了的失落感,他难过的洗了个澡,悲伤的换了身衣服,最后无奈的去赶早班车上班了。

下班回家,遇到了酒吞童子。

“哟,你下班啦?”

“……那个,昨天。”

“啊,别提了,真是头疼。”酒吞童子挠了挠头,一脸别扭。

“我,我有句话要说。”

“啊?”

“学,学业为重!你不知道社会有多险恶……”

“哈?你讲什么东西啊,啰嗦死了!”酒吞童子很不耐烦地打开门。

“那个,那个茨木童子是……”“砰!”

被讨厌啦!大天狗你是白痴吗?哪里有学生会喜欢这套说辞的啊!满口都是大道理的人超级无聊,连朋友都没有啊……


昨天


怎么办,茨木童子说得好像都是真的呀,昨天晚上还召唤出地狱之手给他看了,然后留下一句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今生的挚友这句话,从十一楼跳下去了。

吓得刚好出来的荒川差点报警。解释了一通之后,好像被他拿去写小说用了。

原来他酒吞童子上辈子真是个妖怪啊,还留着白头发到场跟人打架啊,还暗恋一个女鬼无果啊!

对了,明天还要上课,先睡觉吧。

第二天,他几乎在各个地方见到了守着他的茨木童子,为了不给他添麻烦好像是用了什么障眼法,在三楼高的树杈上,在食堂从来不开的电风扇上,还有体育场地的栏杆上什么的。

烦,但没办法。

不看着他的话,又担心这妖怪做出什么事来。真是愁啊。


茨木童子护送酒吞童子回家,并且在楼下目送他上楼,这一系列的行为使得酒吞童子心里憋着火,又无处可释放,连一个能倾诉的对象都没有,说了可能以为他脑子坏掉了。和知情的荒川说,这个家伙只不准提出什么奇怪的建议,所以也pass。

还听了那家伙一堆疯话,又不好反驳,脾气本来就不怎么样的酒吞童子如同一油罐车的汽油,稍有点火星,就要大爆炸。

前·知心大哥哥·大天狗正撞枪口。










明天一定写。。吃吃看看日子过太快了啦。。

你是我弟弟!

我是不是你最心爱的挚友,你为什么不说话?

对不起,ooc的我自己都害怕。。

所以我就没写下去惹,如果有朋友喜欢我可以不打tag发。。

求你们评论一下,热度什么的我不奢求了,随便说什么都好,评论一下,不然我心里没底,有点写不下去。。
_____

酒吞童子最近很烦恼,有一个浑小子天天来找他麻烦,想躲着都不行,到处嚷嚷着是酒吞童子的挚友,逼着他去处理。

这一回,把打工的老板都惊动了,说是那个浑小子为了找他,在酒吧里到处问人,把客人都吓跑了。气得他想去揍人,可那个小子反而十分开心,说是不是酒吞童子想起来他了,要看看他这些年的水平。

酒吞童子也不是莽撞的人,看那小子的样子,怕是个武疯子,因为这个受伤也太傻逼了。朋友本来就笑话他是不是惹了烂桃花,这下更加解释不清了。

他只好把那个叫茨木童子的混球带到他朋友家去。 “酒吞童子,我赶稿呢,不打游戏啊。”荒川嘴里叼着一个碎冰冰含含糊糊地说道。

“不找你,借个地方。”酒吞童子没好气地说,他那堆烂友里也就荒川是比较独立,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

“哦,谈分手是吧,动静小点,千万不要冲动把我家砸了。”荒川幽灵一样飘回房间。

酒吞童子懒得理荒川的胡说八道,让茨木童子坐在客厅的地上,又去冰箱了拿了可乐,他自己先喝了半罐冷静一下,他可不敢拿酒出来,无论谁喝多了,都是一场麻烦。

“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没钱。然后我也不喜欢男的。先和你讲清楚啊。”酒吞童子说道。


“挚友,你真的想不起我了?”坐在地上的茨木童子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小狗一样。


“我真的说了无数遍了,我不认识你,从来都没见过你,不可能是你的,什么,什么挚友。麻烦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酒吞童子一扶额,屏蔽了眼前的一切。


“其实,你同我的挚友长得一点也不像,他是一头白发,身着铠甲,气势不凡,是统领大江山的鬼王。可惜他后来死在了小人手里……”


白发?是少白头吗,还是染的,那比他的红毛还夸张诶,铠甲?啥东西,酒吞童子满脸问号的听完之后,断定这个人果然是个疯子,太危险了,只要让他明白自己不是那个什么鬼王,以后也不要再纠缠啦。


“但我就是觉得你就是他,无论如何,这次我都要守在你身边,保护你!”


酒吞童子差点气哭,根本说不通啊,这个傻子难道以后就要伴他一生吗?他沉默着喝完了一罐可乐,脑子里开始想象未来,连眼神都死亡了。


与此同时,另一个人也很烦恼。他的名字是大天狗,他和酒吞童子从小一起长大,他稍微年长几岁,就是因为这几岁的差距,他,竟然和酒吞童子产生了代沟,不再是酒吞童子的知心大哥哥!


然而最近,似乎出现了一个总是缠着他的变态,气得他当场就要爆炸,但是他又想着,万一酒吞童子来找他求助,他就可以重回知心大哥哥的宝座了。


晚上,他看见荒川的一条推。


「烂桃花竟成守护骑士,武疯子原是痴心人。」


「什么意思?」他敏锐的察觉到似乎和他的酒吞童子有关。

「你弟弟可能交到男朋友了。括弧笑脸。」

冷静的拨通电话。

“喂,酒吞,我不允许!你不能和那个来历不明的小子在一起,哥哥我不允许!”

“……您是挚友的哥哥吗?在下是茨木童子,请多关照……喂,大天狗嘛,这件事我回头跟你说,先挂了啊。”

“喂喂!”

狗酒点个梗怎么样。。

占tag不好意思(T ^ T)

老房子

to      @满纸荒唐       

感谢你的点文,这篇写得不好,下次一定好好努力。。是的,真的有下次!

然后,写真人的au真的好害羞,如果有错字,那一定是因为我不好意思仔细看的缘故。。
------------------------------------


一间老房子,里面住了一个性格乖异的老人,他很有钱,也很孤单。

然后他老的记不清东西,眼神也很差了,他的房子终于进来一位新人。说是老人以前的朋友,四十几岁。

这位四十几岁的朋友性格很温和,看起来并不像之前那些为了钱才来照顾老人的家伙,虽然那些人很快地就被赶走了。

老人本来是一个很强壮很高大的男人,任谁也想不到,现在他会畏缩在轮椅上搭着一条毯子,像是怕光还把一个毛线的帽子压得很低,脾气倒是越来越暴躁,连路过的麻雀都要被他骂一嗓子。

他痴呆之后,就不那么经常的骂人了,转为望着地板上的光影发愣。保姆们总算地松了口气。

新朋友来了之后,辞退了一些不必要的人,因为这位朋友是来最后的送一送老人,有他在就不用请人守着老人睡觉了。老人的寿命也马上到终点了。

房子很大,房间也很多,可没有一间是有人气的,它们都没有人住过,只有老人那一间,摆满了各种相片,是老人年轻时和妻子的,老人单独的,和一些朋友的。

他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自己,感觉很气馁。

“我想吃m记了。”老人的轮椅驾驶地飞快,堪堪停在他面前,多一分就要撞到面前的花瓶。

“那我去打外卖电话。”

“不行,我不要不认识的人进我家。”

“那我去给你买。”他想了想,“您千万别去摸电门,还有我作了标记的地方,求您千万别去碰啊。还有今天下午停水了。”

“烦死了,我又不傻,我要喝特别冰的可乐。”老人驾驶着轮椅飞出了房间,横冲直撞的像是一阵小旋风。

他只好换上出门的大衣,头也不回的出发了。“喝冰可乐,晚上肯定要闹头疼,可是不给喝头疼的就是我,算了算了,还是我头疼吧……”

老人灵活的拿起手机给披萨店的外卖打了电话,叫了一整套的菜单,弄得外卖员以为是一大堆人吃,在袋子里放了好些叉子勺子。

那家m记离老头家可远,几乎是一个在城东一个就在城西了。他开了很久的车才买回来。

回到家里,老头摸出袋子里装的可乐,小小地嘬了一口,“一点都不冰,没劲儿。吶,让梅婶收拾一下吧。”

一桌子的披萨,各种各样的口味拼盘,足以十好几张,囊括了一个店的味道了。被老头一样尝了一口。

他无奈地笑笑,坐在餐桌前拿出买的东西,慢慢的吃了起来。老人从年轻时候起就爱戏弄别人,并且以此为乐趣,到了老了,痴呆了,也没放下,反而朝着变本加厉的地方发展了。

梅婶今天不在,所以他在收拾,这个男人恶趣味的把每一张披萨都放到一个盘子里,用尽了厨房里的所有餐具,就是为了让人多做点事。

若不是高额的薪水,怕是没有人愿意在他身边做事的。他是免费的,很自觉主动的一个用人,可他的脾气真好,从来也不发火,笑起来有很甜的酒窝,明明是四十几岁的人,却是那么的纯净,真叫人喜欢。

老人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也不能叫他变了脸色,只好不那么幼稚的继续闹腾了。

老人一旦安静下来,看上去真孤单,他的面孔是热闹人的面孔,他就应该在朋友们亲人们的拥戴下生活,当一个小世界的王。而不是带着钱守在大房子里。

他望着老人,老人望着相片,这是一个戴在脖子上的项链,打开小机关可以看见里面的相片,是一个黑发如云的女人,看上去很温柔。

他知道这是老人的妻子,很久之前得了病没了,即使是现在的医疗也还没万全的法子。

然后,在一天夜里,老人突然的离开了,手里攥着那个坠子,他也没有想掰开手取出来,乘着身体还算柔软,换上了衣裳。依着老人的意思埋在妻子的边上。

他很是轻松的吐了口气,然后帮着处理了剩下的事情,把钱都捐去了孤儿院。

“真可惜,我以为到最后他还能记得一点我的。”



永恒的友谊

说写就写,非常守约!

没人点梗我只好选择自己瞎瘠薄乱写了,嘿嘿

-----------------------



酒吞童子路过一处森林,他忽然感觉到一团强大的力量正在涣散,血腥的气味飘满了整个林子。


是一只大妖,新鲜的血和干涸的血在他身上纵横交错,灰败的脸上显出死相。


“酒吞童子,我这样子可真是丢脸啊。”


“是啊,丢脸至极,死在垃圾一般的人手里了。大天狗。”


酒吞童子挑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又拿出酒葫芦喝了一口。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也没这么闲,碰巧路过。”酒吞童子看了看大天狗灰蓝色的眼睛,“最后喝一杯。”


是陈述句。


“被你看见我这样狼狈的时候,真不甘心呐。”


“我哪次见你,你不是一副丢脸的模样。”


“……好吧,倒在我嘴里,倒准一点。”


大天狗的一边翅膀让利器斩去一半,森森的白骨在打斗中刺进他的身体,可以说现在动一下就能要了他的命了。


“你可真是会享受。”酒吞童子嘟嘟囔囔地把酒倒在大天狗的口中,血污挡住了大天狗俊美的脸庞,他的眼睛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黯淡地像是两颗玻璃球。


“哈,死前得到鬼王的服务,我也算是第一位吧。”


“你都快消失了,话还那么多。”


大妖是不会死的,但是会消失。从轮回中被剔除的存在,会永恒的消失。


“你那个可怜的跟班呢?”


“他在战斗,这是他跟随我的意义。”


一时间,两位大妖怪都无话可说,安静的能听见酒吞童子吞咽酒水的声音。


“永别啦,酒吞。”


大天狗燃烧成一团雾气,渐渐消失,只剩下一地的血腥和独饮的酒吞童子。


又少了一个喝酒的人。


酒吞童子很落寞地想。送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人离开真是太憋屈了,比大战一场喝不上酒还要令人生气。


不过时间不允许他再浪费在这里了,他是中途离开了战场来送大天狗的,虽然有茨木童子这位大妖怪在,但战役中,大江山的鬼王不在算什么样子。


“永别啦,大天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