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其实是鱼腥味吧

運をちょうだい

装O(abo)3

如果没有信息素的影响,他们还是相爱。

我们都渴望正常的爱情,可野兽和人本来就是不同的。



-------------------

“老关,你闻不出我的味道,其实我是很开心的,你评价我,喜恶我都因为我这个人。和什么狗屁信息素没关系,我这个破味道 有多吸人……你一直这么冷静,真好,这样显得我是个正常人。”周巡抄着手站在关宏宇边上,刘海遮了他的眼,看不清是个什么情绪。

关宏宇闭着眼嗯了一声。

他转身抱了抱周巡,用手轻轻抚他的背。关宏宇的牙齿离周巡脖颈的腺体很近,仿佛张张嘴就咬到了。

“关宏宇,我会替你抓住关宏宇的。”

关宏宇突然頓了一下,“那真是多谢你了。”然后放开了周巡,神情冷漠的望着玻璃窗子。

“嗨,别客气。哦,对了,我得去看看幺鸡那帮小弟审得怎么样了,一起吗?”

“我去吧,你再待会儿。”

周巡眯着眼笑了,他抓了抓刘海,然后说:“好啊。”

为了得到幺鸡的犯罪事实,下一步是去抓陈辉。

周舒桐在大秋天的穿了一个无袖的裙子,哆哆嗦嗦的站在路口。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那么没用,她自愿扮成妓女,去探听陈辉的消息。

她是个A。一个看上去很弱的A。但A的能力确实是综合最强的。(论格斗能打八个陈辉。)

可她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被骗着喝了下迷药的水,很快就不省人事了。

所幸她的信息传递出去,外边很快做出反应 ,冲进来把陈辉按在地上。

这事儿大家都很自责,让一个没经验的小丫头去做这任务,好险没出大事,不然周巡第一个冲进审讯室去给陈辉的脑袋开个瓢。

可他们不能确定,幺鸡和陈辉,谁是说谎的那个。

关宏峰和周巡在院子里并排抽着烟。

“给我讲讲,你为什么相信你弟弟没有犯案呢,不是因为亲缘关系,就是证据理由什么的。”周巡吸烟纯粹是为了提神,一支烟很快就剩了一点儿小火星子。

关宏锋点着烟却没吸。“我目前没有明确的证据,更何况我还没看过案卷呢。”

“嗨。那不是凑巧了吗,让老刘给截胡了,这事儿,是吧……”

关宏锋终于轻轻嘬了一口,他不喜欢抽烟,可有时候又不得不抽。

白色的雾气升腾,不知是烟还是叹息。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