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其实是鱼腥味吧

運をちょうだい

装o(abo)6

我想看抹布周巡。。

-----------------


关宏宇按照他哥的指示说了对犯罪份子的猜测。房间里一直有种让人迷茫且忍不住去追寻的味道,是诱导信息素,来自车震案的证物。

 

周巡安静的坐在他的大椅子上,听完了来自关宏峰的分析,“那么,我向市局请示调动警力,去核查一下近五年来全市范围内有类似特征的未结命案。”

 

周巡突然从兜儿里拿出一个橘色瓶子的喷雾,在关宏宇身上喷了两下。“小汪真没骗我哈,这芒果闻着真提神。”

 

关宏宇捏紧了拳头,全身都绷得紧紧的,他瞪着周巡。“你干什么?”

 

“你闻不到嘛,就当我喷点香薰呗。”

 

空气里果然只有芒果的清新,再也闻不出什么甜甜腻腻的味道了。

 

关宏宇嗅着味道,悄悄伸展了一下手脚,别开周巡的眼睛。“现在可没时间给你开这种玩笑,我也没功夫陪你闹。”说着,关门离开,两只手里潮漉漉的。

 

他们俩之间变得这么严肃了啊,只有破案而没有其他关系,呵,是他自作多情的以为一个玩笑就可以打破尴尬,不过是徒劳,他们从当初就没有真正的开始过,一切都是,只有他自己一心这么想的。

 

真是,真是傻逼。

 

小汪敲了敲门,得到里面的应声儿才敢开门,刚刚关宏峰那么重的摔门,整个楼层都听见了,怕是又和师傅吵起来了,这会儿敢直接开门进去撞他师傅的怒火,他也是白混那么久了。

 

办公室里所有的窗都大开着,风声猎猎。周巡站在白色的上下翻飞的窗帘之间,背影显得很孤独。

 

“周队,顾局回来了,他正找您呢。”小汪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害怕,他突然觉得周巡离自己很远。

 

“……我知道了。”

 

 

“你小子怎么回事?”一个中年刑警从沙发上站起来,冲着周巡道。

 

周巡关上会议室的门,带点委屈的说:“别提了,区里尽搞那些权大于法的事儿,被害人的照片都让那些记者传上网了……”

 

“不是这个。”

 

“啊,那是什么呀。”

 

“还装,你小子还装,我说的是关宏峰!市局都给我打电话了,问我关宏峰怎么还在参与支队工作!”

 

“啊,可这是咱们分局批的……”

 

“你还没搞明白,这不是关宏峰一个人的问题,如果没有满意的答复,不要说关不关宏峰了,连你我都得跟着脱衣服。”顾局在会议室里踱步,脸色很是难看。

 

 

 

终于,查到了类似的案卷,海港区也有,两起。

 

 

 

“周巡,我都躲到海港去了,怎么还甩不开你?”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