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其实是鱼腥味吧

運をちょうだい

装O(abo)7

昨天看了一个报道,王老师抽烟不是特潇洒特帅吗,这抽烟戏他每次拍都得抽小半包下去,次数多的时候抽得嘴里都没知觉了,后来连烟都戒了。

妈的我更爱他了。

-------------------------------

来的正是海港支队的赵馨诚 ,他也带了一个顾问。

周巡并不认识韩彬,但他感觉到赵馨诚对这个顾问的信任,他友好向韩彬伸出手。

然后周巡一阵战栗,他惊异不定地看着韩彬,这个A向他发出了威压,周围的人都毫无知觉,只是对他。韩彬冲他眨了一下眼,威压消失无踪。

“我是韩彬。”

“……周巡。”

“老周,不是我跟你吹,彬他在探案上确实是一把好手。”

“嗯,那我们看案子吧。”周巡把讲解的工作交给了赵馨诚。他站在赵馨诚的后面的,余光在韩彬身上不断的打量,他吃不准这个人是什么意思。

韩彬专注的听着赵馨诚的介绍,不时地提出些问题,由法医和技术队解答后,认真的点点头。是个认真又敏锐的顾问。

周巡几乎以为刚刚是自己的错觉,可悚然的感觉才刚刚平复,绝不是幻觉。

“啊,具体尸体的事让老关带你去法医室看吧,刚好你们可以交流一下案情。老赵,我们俩去会议室交换信息吧。”周巡出于一点私心,他想远离韩彬。

关宏峰觉得周巡有点奇怪,他好像放松了对他的监视,脾气却更古怪了一些,这两天警队上下都让他好好敲打了一下,气氛很是紧张。

“嗨,估计是上头催得急,让他赶紧破案呗,这有什么呀,过节的时候我不也天天骂物流嘛,那帮小子才好好干活呢。”关宏宇不以为然的举了个例子,心里咯噔一下。

“或许吧,周巡是条好猎犬,让他盯上的犯人都逃不脱。”

“嘿,我可不是犯人。”这个比喻让关宏宇感觉有些微妙,谁是猎人呢。

案卷依然没什么进展,然而此时又死了一对儿车震的鸳鸯。不过是个模仿的案子,这件事媒体可以说是推波助澜的凶手,若不是媒体大肆报道车震案,把这个有名的死人拿来炒作卖钱,闹得满城风雨,这模仿犯来得也没这么快。

毕竟是模仿的,比不得那个静心策划的连环罪犯,终于查出来是个买凶杀人的事儿。警方下个套,就全抓住了。

顺藤摸瓜抓出来一溜,赵馨诚在抓一个漏网之鱼的时候,和那人一块撞碎了大门的玻璃,让周巡好一阵嘲笑。“你这不行啊,老赵,越活越往回出溜,这么点事儿还挂一彩。”

“嗨,意外,纯属意外,谁知道那玻璃这么脆呢。那小子垫我下边,都送法医室缝针去了,我这不错了。”赵馨诚耸耸肩道。

韩彬从外头走进来,手里拿着胶布。“喏,从法医室要的。”

周巡就闭了嘴,他摸了下鼻子,又掏出手机看了看,他想桌子该擦了。

“我去看看审得怎么样。”周巡谁也没看,大步地走出房间。

“怎么了这是。”

韩彬在破案上确实可以称得上是有天赋的,他观察入微目光敏锐,且富有想法。甚至察觉到了关宏峰与关宏宇的秘密。

用关宏峰的话来讲,韩彬在“看戏”,通俗点讲,可以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这样的人不必特意提防,但是不可相信。

随后新闻突然报道了案件的一个细节,一个只有核心人员才清楚的关于作案工具的细节。凶手终于露出了破绽。

任谁也想不到,那个处理视频的王志革就是凶手,他的作案目的也是匪夷所思。但这不重要,他落网了。


“诶,馨诚。这个长丰支队的队长周巡和你是同学吧,听说是个长得漂亮脾气火爆的O。”

“哈哈哈是啊。老周的脾气那跟爆竹似的,一点就着。”韩彬注意到赵馨诚好像避开了性别的确认。

距离他们赶到支队还有半小时。

评论(8)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