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其实是鱼腥味吧

運をちょうだい

一梦解千愁


我是个书生,出生于书香门第,可却连个秀才也考不取,家中只剩下一把青色的油纸伞和一堆发霉长虫的书,啊,对了,还有一只小芸姑娘的翡翠头钗。

今天天气阴沉沉的,一副要下雨的样子,我带上了伞和头钗,准备出门碰碰运气。

当铺老板竟说这钗子是假的,只给了我五十文钱。呸,我恨恨地出了门,真是该死的奸诈。小芸姑娘可为了它哭了好几天呢,那李书生果然不是什么好人,竟送假货,算了算了,还是去吃点东西吧。

在小镇上生活了那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这家店,是新开的吗?算了,进去看看吧。

店面大而干净。黄木的桌子排列整齐,二层是雅座,很有些贵气。

已经过了饭点,客人并不多。有的也是颇有些闲钱的公子哥或书生。

我坐在离厨房很近的地方,这样可以较早地上菜,自己真是饿狠了啊,我自嘲地笑笑。

肥胖的老板一脸殷勤地过来招呼,我厌恶地看了一眼这个看起来不像好人的家伙,暗道,真是有辱斯文。我并不看菜单,只点了一个松鼠桂鱼,要了二两黄酒。

菜并没有那麽快上,我便端着一碗酒在店中闲荡,我娘一直说我是个闲不住的,真是知子莫若母。

客人们只是在吃菜喝酒,并没有交谈,偌大的酒店只有咀嚼的声音,倒有些奇异渗人,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这酒店甚是高雅,这也是可想的。

偏西面的墙边有一面书架,不过是菜谱吧,但我还是走过去看一看。上面积了一层薄灰,像是有段时间没有打扫了。这些书大多是奇闻怪谈,名字都十分新奇趣人。我拿起一本离我最近的书,上面居然没有书名,蓝色的封皮有些微微发黑,看得出是本新书,油墨味道从缝隙中钻出直直进入我的鼻腔,我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这时,我的鱼也上桌了,金黄的色泽诱人的香味,这卖相就是我见过最好的了,用筷子夹了些许入口,炸的火候与鱼本身的鲜美 配合地完美无比,再喝上一口这地道温和的绍兴黄酒,那滋味儿真是给个官位当也不换啊。

鱼很快下肚半条,酒也喝得差不多了,这才拿起那本无名书开始翻阅。

(接下来大概下次再说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