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其实是鱼腥味吧

運をちょうだい

不可说【仲】


——对不起,我实在没时间开脑洞,好乱,憋了一点大纲出来。。可能还会修改吧——




<









br />



“震哥,发生了太多,我实在不知道该信什么了,让我再想想吧。”吴京泽犹豫着说。

“嗯,你是对的。”张震羽点点头,出去了。

吴京泽坐在软榻上,盯着已关上好一会的门,轻轻道:“震哥,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那人是我的师傅,我怎么能••••••”

张震羽不善言辞,他不知道怎么向吴京泽解释,但他觉得他会懂,可比不懂更可怕的事是半懂不懂,那会带来太多不该发生的事。




“碧芜,连着赶了两天的路了,到了没啊?我这么多年没出去了,一把老骨头都颠散了。”吴京泽蹲在驿站的阶梯上,嘴里叼了根狗尾巴,笑得没心没肺。

闻人碧芜看得心烦,“快了,要是赶不上,老娘就一掌拍碎你这把老骨头。”

“好吧好吧,那你总得告诉我你在赶什么吧。”吴京泽默默啐了口不小心嚼碎了的草汁。

“琴魔再现了。”闻人碧芜压着声音道。

吴京泽听完,一时失神。

“他曾经答应我不会入魔,只要他不愿意,没有人可以逼他做他不愿意的事。”

“若是他自愿呢?”

“不会的。你不懂。”失神。

“哼,当年你们俩就什么都不告诉我,现在你还是觉得我不懂,该死的,你们到底想瞒到什么时候?!”闻人碧芜揪住吴京泽的领口,半响,又松了手。

“翠花,等见到他再说吧,到时,你就知道了。”吴京泽笑起来。

“笑得真恶心,走了。”闻人碧芜牵起马走在了前头。

“是啦,闻人大小姐笑起来最好看,可她不喜欢笑,当年明明最喜欢笑了,现在这么凶。”

闻人碧芜没有搭理他,只顾骑马往前跑,她知道,他只是想发泄一下,毕竟这么多年了。




“震哥!你••••••”吴京泽捧了两壶酒,推开门,一个男人浑身鲜血坐在地上。

“阿泽,我••••••”张震羽张张口,感到一口血从喉头涌上来,他闭上嘴,压抑住了吐出来的欲望。

吴京泽放下酒,要去扶起张震羽,却看见他手里捏着一块令牌,他认得出来,这是他自己前两天不见了的那块出入令牌,他以为是被翠花拿去玩了。

“为什么••••••”这块令牌的权限很高,可以出入他们门派无阻。加上张震羽浑身鲜血,他不难想出,他到底做了什么。

“师兄,师兄!师傅他,师傅他不好啦!”门外传来师弟江明慌张的声音。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