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胜

多肉控,制服控

关于睡眠

王耀睡眠得很不好,总是做噩梦和一些古怪的回忆,故他起床气也挺大的。

凌晨时分,王耀又喘息着醒来,双眼直直地盯着吊顶,那巨大且华丽的水晶灯看上去无比压抑,欧罗巴那古怪的审美,他就不该听那外国佬的买这么个破玩意儿。

王耀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眼边上睡得正香的弗朗西斯,看到他甚至微微有些呼噜,更添烦闷,一个巴掌打在弗朗西斯的脸上。

“嗯……怎么了,耀?”弗朗西斯惊醒过来,满脸迷茫。

王耀看着他一脸茫然,不知为什么有点兴奋。

“干我。”

“……什么?”弗朗西斯虽然挨了一下,但还没清醒过来。

“I say fuck me.”

王耀凑过去舔了舔弗朗西斯的喉结,眼睛微微眯起来。

弗朗西斯颤了一下,知道王耀是认真的,他的东方小朋友不会让他睡了,认命地回应。

王耀坐在床上,让弗朗西斯帮他口。,他的一条腿架在弗朗西斯的肩头,另一条腿灵巧地划过弗朗西斯的小腹,一路向下……

即使这个时候,王耀仍有脑子来想些有的没的,比如现在他在反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被这个法国佬带的不爱穿睡衣了,太有辱斯文了,虽然做起来好像更方便一点……



“亚瑟,虽然我想给他一个惊喜,但现在才三点多,太早了吧?”阿尔弗雷德站在门口说道。

“相信我,现在这个点王耀早醒了,他不适合睡觉。”亚瑟回道。

“是吗,要不是飞机晚点,我根本不可能这么早起床诶。”阿尔从包里翻出了钥匙。

“他把钥匙给你了?”亚瑟挑了挑眉。

“嗯,上次他说钥匙配多了,送我一把玩。”

“……这理由你也信。”

阿尔打开门,回头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

阿尔轻手轻脚地走到卧室门口,看到紧关的门。

“你看,他还没起。”

“真是意外。”亚瑟撇撇嘴道。

阿尔扭动门把,开了门。

王耀光裸着后背,头颈微微向上仰起,发出些急促的喘气声,完全没注意到后面。弗朗西斯倒是因为正对着的缘故,看见了门口的两人。

感觉到了身下人的异样,王耀回过头看了一眼。

“哟,阿尔,你来得好早啊。”王耀打了个招呼,又转回去问,“昨晚,你没锁卧室?”

“锁了的。”弗朗西斯含糊地回道。

“啊,晚点找个锁匠来看看吧。”王耀道,“抱歉,阿尔,你先出去坐坐,我等会儿再找你。亚瑟,你记得茶具在哪的吧。”

阿尔直到关上门,脑子里还是王耀光裸的后背,和他转过来时鼻子上那一层薄汗。

“王耀他在和那个弗朗西斯谈恋爱吗?”阿尔好奇地问道。

“王耀从不恋爱。”

“那他为什么和弗朗西斯上床?”

“因为他睡不着。”

“什么?”



虽然外面还有人等,但王耀还是决定做完再出去。

“要一起洗吗?”走进浴室前,王耀回头问道。

“算了吧,还有人在等你呢。”弗朗西斯苦笑地说道。

“好吧。”

当王耀擦拭着湿发上的水珠出来的时候,已是半小时后的事了。

太阳映照在他的脚边,他走在阴影里,滴落的水洇在地板上,开出一朵朵黑色的小花。

“找我什么事?”

【fin】

(伊万摸了摸王耀的脸,上了战场,最后送回来的是一个小盒子。从此来自极北的幽灵便缠上了王耀,但那幽灵就是他自己。)

(妈的,这帮外国毛子怎么都毛茸茸的,跟头熊一样……该死的拉斯夫人。)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