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其实是鱼腥味吧

運をちょうだい

如果在便利店遇到职业选手该怎么办?

【对不起,我又发了一遍,因为强迫症 。。看过就叉吧。。】










在一个雨夜,你走在回家的路上,雨愈下愈大,你不想打湿裙子,便到一个24小时便利店躲雨。

因为不好意思只躲雨,你决定买瓶酸奶来喝。

买游戏期刊的地方站着一个挺高的男人,似乎在翻看杂志。

你记得这本期刊,因为弟弟是个荣耀粉,家里堆满了游戏介绍和专访。这次的专访,好像是个神枪手?

这个男人看上去并不是弟弟那样的幼稚鬼,也喜欢游戏?你忍不住站在货架后猜测。衣物看上去简单但很得体,认出牌子之后,你有些惊讶,这个男人相当有钱。爱打游戏的公子哥么?

你默默下了定论,随便拿了一瓶养x多你准备付钱走人。

这时雨下的小了许多,这时回家说不定还能抢到弟弟的布丁吃,反正他忙着打荣耀顾不上吃,哼,告诉妈妈也没用。

余光随意扩散,刚好可以看见男人的侧脸,架着一副眼镜却没有掩盖他好看的眉眼,看上去是个认真可靠的人,像高校里的老师。或许是我误会他了,你的心里涌上一丝愧疚,也许他也是卖给家人的,就像自己有时候也要给笨蛋弟弟带杂志一样。你突然产生一丝亲近感。

这么想着,你愉快地拧开酸奶盖子,向外走去。

有些期待妈妈晚上会做什么口味的布丁,最好是芒果的。

走出门,才发现把伞忘在了便利店里,又回身去拿。

这时,男人拿起几本杂志去付钱,你恰好可以看见男人的正脸。眼睛似乎有点不一样大小,戴眼镜是为了掩饰这个吗?或许真是近视,鼻子蛮挺的,是北方人吧,个子也很高,长得很好看呢。

等等!大小眼!你突然想起弟弟的游戏期刊上有一期专访,就是一个大小眼,弟弟不停地讲这个选手有多厉害,自己因为觉得蛮奇特的,多看了两眼。

就是眼前这个人吧!

你到游戏期刊处拿了一本,跑到正在付钱的男人面前。

“您,您是职业选手吗?”

男人有些惊讶,两只眼睛大小好像相近了一点。

你看男人没有回答,心里一阵懊恼,万一不是怎么办?毕竟自己只看了一眼,邻居家的小黑猫仔细看还有点大小眼呢。

在你差点转身离开的时候,男人笑着说:“是的,你说怎么认出来的呢?”

“我弟弟很喜欢游戏,我有在上面看见过你。”你觉得因为大小眼认人说出来太不好意思了。

“是吗?你弟弟玩的是什么角色?”男人似乎有点感兴趣,又似乎是单纯为了满足粉丝而提起。

“骑扫帚的,魔术师?”你不确定地说。

“和我一样是魔道学者。现在男生玩魔道挺少的。”

“嗯,他玩的女号……”你有点尴尬地说,一面又有点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和这个男人说这么多。

男人微笑起来,似乎觉得很有趣。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来。他对你笑笑,接起电话。

“喂,小周吗?好,我马上回来了,你不用来接我,你已经开出来了?好吧,我在便利店,就是常去的那家。”

男人在接电话的时候 ,笑起来,眉目舒展得极好看,有一种莫名的神采。

“……我好像看见你了。”

不一会儿,一个高瘦的男人走进来,脸庞英俊得好像画上的人物。

“走吧,聚会快开始了。”

你纠结了一会儿,走上去说,“能帮我签个名吗?”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支笔,在杂志上龙飞凤舞地签好了名,转过头对高瘦男人道:“刚好是你的专访,签个名送给小朋友吧。”

高瘦男人沉默地接过笔签了名。

“好了,早点回家吧小妹妹,再见。”男人叮嘱了你几句注意安全,和高瘦男人上了一辆黑色的奥迪。

你拿过杂志,上面签着“王不留行”和“一枪穿云”,一个花式变换,一个苍劲隽永,似乎是刚好的一对。

当你回到家,你发现竟然错过了牛奶布丁和芒果布丁,看着弟弟狡捷的笑脸,你面无表情地掏出杂志。

“姐,你什么时候对荣耀也感兴趣了?这本我已经有啦……”弟弟随意地打量了一眼,立即愣住了。“王不留行!一枪穿云!姐,你这么搞到的?!”弟弟几乎是尖叫出来的。

“哼。”

“好姐姐,你看其实我给你留了你最爱的芒果布丁,你看冰箱里刚拿出来的。消消暑吧。”弟弟谄媚地跑去拿了布丁。

“两年份布丁换两个签名。”

“一年。”

“一年零九个月。”

“五个月。”

“七个月,没商量。”

“……好。”

看着弟弟心疼地抱着期刊,看了一眼你手中的布丁,回了房间。

你端起布丁回了房间,夏天真是太热了,不如洗个澡翻翻杂志?前两期的期刊弟弟放在自己这里还没拿回去呢。

也许,游戏并没有想象中无聊。

【又名女人想太多】

【这一对大概属于旁人勿近组,似乎严肃得让人插不上话,但还都是年轻人啊,只是队长的职责吧。能笑就多笑笑。ps.小周你是语死我知道。。】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