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其实是鱼腥味吧

運をちょうだい

风火山林



我改了一点,二大部分是电视里的。








一.

七侠镇最近不太平。

佟湘玉早早就让白展堂关了店,用柱子抵了门才觉安心。

“最近镇上不安生,大家伙小心点。”

“怎么了,今天我去买菜的时候西凉河的李卖菜的没来,菜贵了三文呢!都好几天了。”李大嘴抱怨道。

“是啊,最近客人都少了好多。”吕秀才道。

“最近道上出了一对雌雄双煞,专伤好人,一时间闹得那边人心惶惶,生怕下一个打到自己家。”佟湘玉道。

“这世道真是没王法了,天子脚下就生出这样的祸事。”吕秀才道。

“可不咋的,有本事杀坏人去,欺负好人算得什么!”李大嘴不平道。

“行了,这话私下里说说就罢了,出去了莫乱说,把祸事引回来。”佟湘玉道。

白展堂一直沉默不语,要按他的脾性,总是要说出些他才不怕江湖不是白闯的之类的浑话,不过事儿来了又要软下来。

“展堂,你在想什么?”

“……啊,没什么,只是想这双煞为何不去打劫那富贵人家,专为欺凌弱小,实在古怪。”

“这有什么,怕不是他俩个打不过富人家的,才转来欺负我们这些个小民。”李大嘴道。

“兴许是吧。”白展堂道。

“真是没了王法了……”吕秀才不住地说着。

“嫂子,那双煞会不会来我们这儿啊?”

“莫胡说,万一真来了。”






二.


还未过申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有人吗?”门外人的声音听不出男女。


“谁呀?”


 “我。”


 “我谁,我是谁?” 


“我哪知道你是谁,开门!”


 “哎呀妈呀他不知道我是谁呀。” “就说我们已经打烊了。”佟湘玉小声说道。


 “佟湘玉说我们打烊了。”


 “佟湘玉是谁?”


 “我们掌柜的。妈呀妈呀给说漏了。”


 “我住一晚上就走。” 


“就说没空房啦。 ”李大嘴道。“李大嘴说没空房了。”


 “李大嘴是谁?”


 “做饭的厨子厨艺不咋的。妈呀,大嘴我给你说漏了。 ”


“通铺也行,我出双倍价钱。” 


“就说不是钱的问题。 ”“吕秀才说不是钱的事儿。 ”


“吕秀才又是干什么的?” 


“算帐的,酸秀才。哎呀妈呀,说漏了。 ”


“五十两。” 


“你就跟他说,刚才不是说了吗不是价钱的问题。” 


“莫小贝说了,刚才不是说了吗不是钱的事儿。” 


“莫小贝又是谁? ”


“是我们佟掌柜的小姑子,换句话说我们佟掌柜是她嫂子。” 


“说了半天你是谁?” 


“他姓白叫展堂,是个死跑堂的!” 众人道。


“从来没干过坏事啊!”白展堂马上补充道。


 “好吧,我出的不是银子是黄金。”


“客官您稍等!”佟湘玉挣开众人的拦截,扑过去取了门柱打开门,也不知道她一个女人哪儿来那么大的气力。


门外站了一个着夜行衣的青年,面容姣好,只眉宇间有些煞气。


“公子里面请,楼上有好客房。”佟湘玉招这个贵气得有些阴郁的青年上了楼。那青年经过时,一丝熏香的气息萦绕在白展堂的鼻端。


此人非富即贵,可为何深夜着这样的衣衫来此投宿,身边也不带仆从……


“你嫂子哪天要是死了,准是贪死的。”白展堂对莫小贝小声说道。


“那你准是给吓死的。”这丫头口舌极是伶俐。


“嘿,你这小丫头片子……”没等他说完,莫小贝早跑了。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