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其实是鱼腥味吧

運をちょうだい

风火山林

好久不写,我都要忘记了······算了,还是因为制杖


因为很多都是私设,所以发展会不太一样,我想让秀才和无双,掌柜的和老邢在一起,,


我希望大家都很幸福,这是一个十年前的梦,一个关于江湖和爱的故事,让它一直那么美好那么鲜活地活在我记忆里=


感冒了,话说得颠来倒去的,请不要见怪



-------------------------------------------------------------------






且说郭芙蓉,换了男装,留下丫鬟在楼上望风,自己跑去敲开一间黑店,想一探究竟。

她好容易赶走了殷勤的老板娘,想找找这店里有没有机关,到时候便一锅端了这黑店。

 

白展堂让佟湘玉逼着上楼看看情况。

 

白展堂腹徘,这女人胆子这样小,又贪财,这会子还拿他挡枪,真是没道理了

 

“客官,您要小的给您烧水沐浴吗?”

 

“不用。”

 

“客官,您脸上沾了灰,不用小的打水给您洗洗吗?”

 

郭芙蓉瞧了瞧铜镜,刚刚钻床底,碰了一身灰尘,这破店也不知道几年没好好理过。

 

“不用了。”

 

“客官,您真不用······”

 

这人怎的这样紧紧逼问,莫不是我露了什么破绽,他是黑店,我先下手总是不错的。

 

白展堂追问于他,不过是生出些戏谑之心,这周身贵气的人究竟什么来头,在这小店里碰得一脸灰。没成想,逼得太急,叫郭芙蓉生了疑。

 

“分筋错骨手?!”白展堂和六扇门交过手,他很快认出这招,这一手怕是不外传的,他倒是没想到这人有这种背景。

 

郭芙蓉也没想到自己招式一下来,就让一个店里伙计给认出来,这店不一般,果然是黑店吗。这回下手就更不留情了。

 

“排山倒海!”

 

“诶呀妈呀,杀人啦!”白展堂叫得大声,实则力早已让他卸去大半,不过是叫出来提醒大伙,也放松此人的警惕。

 

那伙计让她一掌打出房去,装得房门大开,门口的木架子上骨碌碌滚下来两个瓶子,砸得粉碎。佟湘玉若是在,别管危不危险,定要好好哭哭她那两个上好的青花瓶子了。

 

 

一出门,那伙人果然都在。

 

“掌柜的,你开的可是黑店啊。”

 

“啥黑店,我们都是正经做生意的清白百姓。”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