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其实是鱼腥味吧

運をちょうだい

救英雄(上

阿西吧,丁零零为何如此zz,我放弃她了orz


——————————————————————





叶开叫了几道菜。“没想到这里也能喝到这么好的竹叶青。”


“我不喝酒。”傅红雪坐在叶开对面,还是一碗阳春面。


“喝吧,喝一次你就再停不下来啦。”叶开连喝三杯。


傅红雪干脆不再搭理叶开,任凭他怎么劝,只是安静地把面吃干净了,又喝了几口面汤。


叶开把面前的酒也喝干了,还是没让傅红雪沾一滴酒。


“……你真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又不喝酒又有趣的人了。”叶开伸手去摸傅红雪的刀,“给我看看你的刀呗。”


傅红雪将刀收回鞘里。


“别这么小气嘛,给我看看又不会怎么样……”叶开一边说着一边去抢。傅红雪与他对了几招,那刀未出鞘已横在叶开脖颈上。


“我的刀不是拿来看的。”傅红雪收刀回了房。


叶开并没有出尽全力。他没有和傅红雪动手的意思,不过是一个试探。傅红雪的出手很快,但没有叶开快。


“哼,我总能见到的。”叶开喊来伙计上酒。


第二天。


“早起太辛苦,一觉睡到大中午。”


叶开被万马堂的下人叫醒。马芳铃的队伍要到了,作为慕容明珠,他得去迎接。


叶开不得不在宿醉的情况下爬起来,换上了一件慕容明珠式的褂衫。金线绣的大红褂子,胸前还荡了一个纯金的长命锁。本来还有一个镶满宝石的额饰,被叶开拆给路边小孩买糖去了。


傅红雪果然已经离开了,他来这的目的是什么?叶开坐在马上晃晃悠悠地往城外去。


一支马队浩浩荡荡地往城里来,随行的数十匹马都是野性十足的烈马,故骑马的人不多,其余大多是拉着马车的奴隶。


突然,一柄黑刀如闪电刺入队伍,直指马车,势不可挡。


变故来得太快,没有人反应过来,那刀已刺入马车,划下了车内人的一缕头发。


一个着红衣的女人破顶而出,用剑挡住傅红雪的刀,未出鞘的剑。


他们斗在空中,傅红雪的刀更有力,将那女子压下来。叶开埋伏在一边的沙丘,这时不得不出手,一颗石子击在傅红雪的刀上,才分开二人。


公孙断等人反应过来,与傅红雪斗在一起。傅红雪抵挡了几招,却似乎是招架不住,败下阵来。


傅红雪,你的计划是什么?看着被刺入骨钉,内力尽失的傅红雪,叶开有点不爽,猜错题不甘心的那种感觉,真他 娘的不痛快。


这个女人正是万马帮的大小姐马芳铃,明艳不可方物,和翠浓气质全然不同。“拿镜子来。”


女人都是爱美的,美丽的女人也不例外。马芳铃被削去了一缕头发,她第一次遭受这样的危险。“拿刀来。”


“小姐不可,万马帮的规矩不是这样的,犯人需得去刑堂审问。”


“我若执意这么做呢?”马芳铃挑衅一笑,容颜艳丽。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