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其实是鱼腥味吧

運をちょうだい

(林檎)打架梗

我只是想看他们打一架,别问我为什么。。(逻辑是什么,能吃吗?)

--------------------



隔壁市出了个案子,没请秦明出马,只是把大宝给借走了。秦明只好每天打扫工作室解闷。

 

很快,青乡市发生了一起恶性案件,师父凌晨打来电话把秦明发配到了青乡市的一个小县城里。

 

下楼一看,车里是林涛。

 

“说真的,你去考个驾照吧。又麻烦赵刚给你停这儿。”

 

“啊,这次案子催得好急,半夜就得赶路了。”林涛故意岔开话题。

 

“是啊,听说是想并案但证据有疑点,请我们去看看。”秦明知道他岔开话题,也懒得拆穿他。

 

“我先睡会儿,刚下一个案子我快困死了,上高速记得叫我。”林涛打了个呵欠,秦明见他眼睛下边果然痕迹很深。

 

“叫你干嘛?”

 

“放水,嘿嘿。”林涛狡猾地笑笑。

 

一路无话,林涛倒在后面睡得很熟,秦明只好睁大眼睛开夜车了。

 

到了县城,来接人的是一个相熟的队长,黄支队以前也是学法医的,论辈份还是秦明的师哥。

 

“先看现场吧。”

 

“嗯。”秦明等人拎着箱子跟了上去。

 

八月份的酷热使得尸体腐化是如此的快速,农舍里弥漫着腐坏的气息,在不流通的房间里,简直让人窒息。

 

“尸体已经拉到殡仪馆了。被害人当时倒在这里。”

 

秦明点点头,他蹲下身仔细地看着地面。那里有一片绿色的痕迹,是尸体巨人观后留下的。

 

“你再看看还有什么,我去殡仪馆了。”秦明拎起箱子向外走去。

 

林涛向他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秦明的颈椎病又犯了,两小时的路程加上三小时的复检,他的身体有点吃不消了,看来他是老了,他有点自嘲地想。

 

复检下来,和这里的法医结果差不多,犯人使用的刀具很钝,皮瓣非常明显,作案工具就是被害人家里的水果刀。这本来是入室盗窃被发现后的激情杀人,只是这个刺入的手法与上个月青乡市另一个县城的抢劫杀人案的手法如出一辙。

 

但单凭一个手法似乎并不能说服专案组,不得已才请了省城的法医来协助。

 

手法确实很相似,秦明也很认同,只是,还不够。

 

希望林涛能找到有用的线索。

 

嗯,或者……

 

走出解剖室,离开了冷气,秦明的背脊立刻就被汗水打湿了,粘腻地贴在身上,他不舒服地拉了拉领口。

 

秦明没有回宾馆休息,脑子里有了问题他一向是睡不着的。

 

他走到楼下的自动贩卖机处,这里只有冰可乐。秦明就坐在树下的椅子上喝可乐,青乡市离海很近,太阳炙烤着,把沥青的地面晒出令人作呕的气味。这儿一丝风也没有,在外边多待一刻都是难熬的。

 

秦明在等林涛,他需要验证一件事。

 

“诶,老秦你在外面干嘛,进去啊。热死我了。”林涛一边抱怨着一边往里走。

 

“你找到什么了吗?”

 

“啊,对了,找到半截指纹,好家伙,竟然在床底,等比对出来就知道是谁了。”

 

“……你放好东西出来一下。”

 

“啊?哦。”

 

秦明脱掉了厚实的西装外套,里面是一件竖条纹的衬衫,已经让汗湿透了。

 

等了一刻钟,林涛走出来,汗立刻从他额头淌下。“天哪,这儿怎么这么热,真要命。老秦,怎么了?”

 

“我们打一架吧。”

 

“哈?”

 

不等林涛反应,秦明已经一拳打在林涛的脸上。

 

“我去,你真打啊,怎么上来就冲脸招呼啊!”林涛是刑警格的,不敢真动手,在秦明无章法的挥拳时,一边躲一边问。

 

“诶!老秦你中邪了?”

 

“你还手啊。你还是不是男人了?”秦明和林涛的身高相仿,他扯住了林涛的胳膊。

 

“我去,我一还手还得了,诶,不是,我说,到底怎么了?”

 

除了秦明开始那一拳打到了林涛的脸,接下来基本都被他躲过或挡住了。秦明扑过去直接把林涛撞在地上,林涛急忙抓住秦明的手。

 

两个人撕扯起来,在滚烫的地面上,灰尘混着灼热气流被他们呼吸下去,激起人性最暴戾的一面。

 

林涛击打在秦明的腹部,希望他能就此停手。不过他也躁动起来,这一拳有点重,秦明几乎要吐出来。“抱歉,你怎么样?”

 

秦明没有作答,他只是默默地把拳头送到林涛的胃部,然后被格挡住。

 

林涛虽然生气,但他真不敢还手了,刚刚那下他打下去的时候,自己都觉着疼。

 

秦明累得直喘,原来打架这么累。

 

“好吧,我知道了。”秦明突然收手,从地上站起来,走过去一把捞起凳子上的西服,朝宾馆里走去。

 

林涛还保持着格挡的姿势,“到底什么意思啊……”

 

“晚上开会说。”

 

林涛在女服务生的微笑里借来了冰袋,他的眼睛青了一块,看起来特别愚蠢。

 

希望在开会前能好一点吧。



(wuli秦科长根本谁都打不过啊,打架基本靠让ˊ_>ˋ)

评论(9)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