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其实是鱼腥味吧

運をちょうだい

当时间停止(中)

那个说上中下的朋友我记住你了,预言能力很强嘛……


----------------


“老赵,你心脏没问题啊,来,先喝一杯,俗话说酒壮怂人胆。”周巡堆了满脸笑把赵馨诚迎进门。

 

“没问题啊,啊,卧槽,上来就喝白的,你是要喝死我啊?”赵馨诚脱下带着热浪的大衣,一边换好鞋子。屋子里空调很足,让人忍不住放松。

 

“嗨,那不是怕一会儿把你吓死嘛……”周巡有些心虚,声音也变轻渐渐消失。

 

“啥,有什么能吓着我的,你今天怎么了,神神叨叨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你把这瓶喝了我再说。”

 

“事儿这么大呢。”赵馨诚接过二锅头很是郁闷,这喝完我先出事啊。“巡儿,打个商量,我喝一杯,一瓶真喝不了。”

 

“也行,快喝。”

 

赵馨诚苦着脸自己倒酒自己喝完。“说吧说吧,那个,你没杀人吧!还是说你们关老师交女朋友了?”

 

“不是,赵馨诚同志,我郑重地告诉你,我现在已经死了。于四天前我执行某项涉密任务时,胸口中弹倒地身亡。可是我竟然以一个活死人的状态又回来了。”

 

“……啥,啥东西,老周你说你已经死了?你逗我呢,就为了骗我喝酒是吧,居心怎么这么不良呢你。……卧槽,这,这个洞,还真是对穿啊,可以看见电视……”

 

房间足够凉快,周巡穿得却很暖和,一件套头的毛衣被他随意的脱下,露出他心口的那个子弹的痕迹。怕赵馨诚不相信,周巡抓着他的手往那个伤口上摸,手指可以轻松的伸进里面。

 

“这,这,这不合常理啊,你心脏都不跳了。可是……老周你是老周吗?”赵馨诚迷茫地坐在椅子上,他望着赤裸上身的周巡,周巡毫不在意地坐到沙发上,他看起来很正常,除了多了个洞以外。

 

“是吧,那你觉得怎么样?”

 

“那你打算怎么办啊,你变成这样生活怎么办呢,我要不请几天假住过来看看啊?”

 

“……不用不用,没到那个程度不麻烦你了。具体就走一步看一步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过我现在体力和运动能力都增强了,掰手腕你肯定不是我对手。啊,对了,你包扎手艺怎么样,我这个肋骨好像断了,你帮我固定一下,还有这个左脚啊,被我用得有点不对你也帮我看看。”

 

赵馨诚就用手捏捏周巡的肚子,“你还能长好吗?诶,你是温的呀。”周巡的身体竟然还保留着人类的温度,虽然要低许多,但与变温动物相比强上许多了。

 

“是吗,我以为我凉了,这两天都不敢碰人来着,好像能长好,我的脚前两天状态还要再差一点,今天好多了。”

 

“那你要睡觉吗?吃饭呢,你还能硬起来吗?……”赵馨诚似乎是接受了,这比周巡死了这件事好接受多了。

 

“滚蛋!”

 

后来两个人就着各色的酒水,把林正英的僵尸片看了个通宵,周巡的精神还不错,赵馨诚在沙发上睡得不省人事。还好赶上赵馨诚是连休,可以再睡一天再走,周巡只得清理了一下回支队上班,还有个破案子在等着他呢。

 

所幸,这个案子并不是什么高智商谋杀案,一个精神不太稳定的男人和一个处处留情的女人,男人忍受不了女人,突然发作,乱刀劈砍,一个生动美丽的女人就变成一地的烂肉,腐化生蛆。

 

虽然关宏峰提前给那个杀人犯作了画像,不过也实在不会有人能预想到,那个犯人竟然在周巡装作物业敲门的时候,突然就拿着那把把女人砍死的剁骨刀冲出来乱劈乱砍,饶是周巡动作再快也没有完全闪避过,刀划过了他的手臂。

 

周巡愤怒地一脚踹晕了那个男人,用另一只手紧紧握住伤口,微微有一点粉色的液体渗出,周巡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妈的,好像看见骨头了。

 

“周巡,你受伤了?我车里有纱布不用买,哪儿,晨虹花园是吧,我马上到啊。十分钟。”

 

挂了电话,周巡抱着手走到角落里。

 

“周巡,你的手是不是,刚刚那把刀可不干净。”关宏峰也许是问了小汪他的位置。

 

“没事,老关,就是划了衣服,唉,我还挺喜欢这件衣服的,可惜可惜。”周巡装作没事的模样,伤口却突然活了过来,刀是如何划开皮肉刮到骨头的,清晰得要命,一时间,周巡疼得讲不出话,明明,不该是这样的……

 

“你……”周巡的脸色刷得一下变得苍白,鼻尖的汗珠在树荫下闪着光,看着真是可怜的模样。“你别逞强了,我叫高亚楠来给你看看,这次的事情谁也没想到,你受伤,也是我没提前预料的错,你的能力很优秀,不要看轻你自己。”

 

“关老师,我……”周巡的眼睛亮亮的,他没料到关宏峰误以为他被犯人弄伤手臂伤了小自尊,闹别扭不肯去治手。居然来哄他!

 

“周巡!老周!巡儿!”赵馨诚的车不好停在这里,只好慢慢绕圈子一边找周巡了。

 

“关老师,我没事,您别担心,我先去找赵馨诚了啊。”周巡发现关宏峰面瘫之下还挺关心他的,心里开心,脸上也就带笑,虽然因为剧痛这个笑有点扭曲。

 

在关宏峰看来,这个来之不易的笑容,完全是因为赵馨诚的到来。

 

周巡上了车,赵馨诚又发动车子,然后到了一个一小时五元的停车场。

 

“都看见骨头了,有感觉吗?”赵馨诚把消炎药等等的不管有用没用一股脑的全倒上去了,然后用纱布裹了两三层。

 

“现在没有,可是……刚刚我在关老师边上的时候,特别疼,就像还活着一样。”周巡用手戳戳纱布,跟戳一截树枝也没什么区别。

 

“合着,你活着就是疼啊。” 赵馨诚先是笑着开了个玩笑,然后有些震惊,“等等,你说在关宏峰身边会疼?”

 

“是啊,刚刚我差点装不下去了。”

 

“那你就一直待在关宏峰身边呗,你就还是你了。对了,这么个大夏天的,你会不会坏啊?”

 

“啊,不会吧,我现在闻不出味道,你快帮我闻闻,天呐,我买瓶香水吧,韩彬品味应该不错,让他给我推荐推荐。”周巡拉着衣领子让赵馨诚闻。

 

“怎么回事,我品味不好吗?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唔嗯……没啥味道,洗衣粉味儿。”赵馨诚摸摸鼻子说道。

 

“那行,你回海港吧,我没事了。”

 

“真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啊,行吧,你可小心别再受伤了,海港到这儿可有点距离,我可没法救急了。保持联系。”赵馨诚最后有些担心地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我可是支队长,哪至于天天出事,不然这位子老刘至于这么争?”

 

周巡抱着胳膊慢慢走回晨虹花园,让小汪开车送自己回支队,“唉,手伤了就不能开车了啊……”

 

 

关宏峰早一步回到支队,他跑了一趟法医室。让高亚楠一会儿送报告的时候,看看周巡的手受伤情况如何,有没有处理。

 

“放心吧,我看包得挺好的,各种药也都上过了。”

 

又是赵馨诚啊。关宏峰摸着下巴想。

 

 


评论(1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