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其实是鱼腥味吧

運をちょうだい

初见

呃。。电视剧,我就看了一会儿ˊ_>ˋ


————————————————


傅红雪挟着风沙进入无名居,经过多日的奔驰,他看上去既疲惫又苍白。


他的到来很是突兀,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连萧别离都忍不住注视着傅红雪,和他手里的刀。


伙计担心这个穷鬼付不起房钱,一门心思的想赶他走。“客官,我们这里没有空房了。连柴房都不空。”傅红雪只是沉默地走到一个空座上坐下,掏出一颗银珠,点了一碗阳春面。


翠浓是无名居的一个探子。同时,她也是一个极其温柔妩媚的女人,她想探知的事,男人总会言无不尽地告知,没有男人能抵抗一个美丽的女人的问询。


显然傅红雪不在这之列。当翠浓带着醉人的馨香来到傅红雪身边,他只是默默地吃着他的面,连头也不抬。“这位客人从哪里来?这样疲劳,可是有什么事?”


“你问了这么多,我全不记得了。”


“客人叫什么名字呢?”


“傅红雪。红色的红,下雪的雪。”


翠浓仔细想了下,一个从来没有听过的名字。但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不一般。


“嗨呀,翠浓,你什么时候对这种穷小子感兴趣了?不如伺候好我们几个,给你的赏钱更多哩!”旁边的客人大声地说着下流话,吹着口哨臊起翠浓来。


傅红雪还是安静地吃着面。眼前的一切与他无关。


她看着傅红雪没有波澜的眼睛,这个该死的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翠浓又是恼怒,又有些不甘。


她又回到了舞池里,腰肢柔软,媚眼如丝。只是她的关注全在傅红雪身上。


“有朋自远方来,萧老板,我的房间还有个套件,让伙计加张床就行了。”一个服饰奢华的男人开口道,他的容貌不凡,这样纨绔的衣服穿着自成一种气势。


萧别离笑笑,“慕容公子说的是。”


慕容明珠是江南名家慕容氏的大公子,也是万马帮大小姐的未婚夫,身份十分的不一般。不过,真正的慕容明珠已经被叶开给糊进佛像里了,怕是再出不来了。



插肩而过时,叶开嗅到了沙漠的味道,干燥而危险。


这个人赶了很久的路,衣角上有被打湿的痕迹,只有漠北的边隅才有雪山,纹饰银珠也是漠北曾流通的货币。他的刀磨损得厉害,面容却十分年轻。这个傅红雪有点意思。


叶开想,自己一定会弄清楚的,因为这世上能瞒叶开的事没几件,能瞒叶开的人没几个。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