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其实是鱼腥味吧

運をちょうだい

段子(三

我真的写不出来ˊ_>ˋ



这篇也好瞎,我觉得这个类型的不适合我……



睡前写,语言难以组织,语句不通,请谅解ˊ_>ˋ



佛爷的亲兵到底是干嘛用的,有事都是一个人单打独斗……亲兵留着点赞吗?



————————————————————————————————————


张家的小少爷犯癔症,闹得满城风雨,各种法师和尚来了一拨又一拨,愣是不管用。




每天的做噩梦,梦见一个人在上吊,舌头耷拉的老长,脸色憋得青紫,对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来说,可怕的难以形容了。




他晚上也不敢睡觉,一时昏睡过去,就又开始做梦。日夜颠倒,憔悴的不像话。




本来一个俊俏少年,如今日渐消瘦,飞扬的神采也变得黯淡。父母瞧着心疼,花大笔银两请各路天师驱魔,却没有好转。




这天来了个道士,自称能救少爷一命,可这道士穿着褴褛,生得也不好看,眼睛很小,一股流里流气的模样。




老爷夫人也是急得没法了,竟然同意让这个骗子一样的道士去看看少爷。




小少爷躺在床上,眼底发黑,好久没睡过安稳觉了。




“哟,好久没见到这么凶的业障了,有仇啊?这么好一孩子下这么重手……”道士对着床帐子说道。




“啊,大师,您什么意思呀?”




道士开始在床帐上摸索,又把手伸到少爷的枕头那。




小少爷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道士,印象中的道士都是衣着光鲜,口里念着无量功德,这个人好像赶时间一样,连话都懒得说几句。




“有了。”道士从床上掏出一枚古币。




“这是什么?”小少爷问道。




“一枚钱币。”道士回答道。




“大师,这钱币有何不妥,对小儿发癔症有什么关系吗?”




“哼哼,关系大着呢!这是一枚压衣钱,后来又当了一个吊死鬼的压口钱,不知道哪个法师下了咒,用来防止这个死人化作厉鬼,这么凶的东西一个根火旺盛的人都消受不起,何况这么个小孩。”




“我已经行了弱冠之礼了。”小少爷有点不甘心的说。




却换来道士的一声嗤笑,小少爷有的生气的瞪了他一眼。




“大师,您既已知道,那请您救救我家小儿吧,我张家一脉单传,您若是救他一命,我张家定然好好谢过您的救命之恩。”




“法子倒是有,不过有点凶险,需要小少爷冒点险。另外,是谁在小少爷根前服侍的,这钱是谁放的?”




“这,一向是小春子,这几日他老娘有病告了假。”




“去问问吧。”




张府老爷夫人得知儿子有救,自然是忙不迭地答应了。




那道士是午时到的,要夜里再对付那恶鬼,一时就守在了少爷房里。




“这鸡怎么炖这么老,这肉怎么还放这么多料,掩盖了原味,真是罪过啊,这酒也不烈……”道士坐在少爷的屋子里一边吃喝一边挑剔。




少爷靠在软榻上,不满地望着道士。




“行了,睡一觉吧,看这眼圈重的,我在呢,没事。”道士轻松地说。




不知怎的,少爷觉得睡意很沉,本想说什么,也张不开嘴,闭上眼就睡着了,只听见一声“无量佛”。




道士少有的好心,把少爷抱到床上,没想到这孩子手长脚长的,还挺沉。




少爷许久没这么香甜地入睡了,睡了一下午,天光都暗了。




“我要喝水……”少爷睡了这么久,嗓子眼儿都哑了。




“自己起来喝吧,你鬼气缠身的,我怕伤了别人,就让他们走了。”道士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少爷也不是什么纨绔子弟,真爬起来自己倒水来喝。




“大师,你有什么法子救我呢?”




“叫天师。大师听着像骗人的。”道士忍不住提醒道。




“哦。”这个道士真是奇怪。




“夜里我带你去鬼市做趟交易。”




下人送来晚膳,少爷因为睡得不错,故胃口大开,破天荒地吃了两碗。




这会才戌时,离午时还有好一会儿。




“贫道这里有几件事需要你注意,去了鬼市不要买东西,别人叫你不要搭理,跟紧贫道。”




“好。”少爷点点头。他注意到了道士对自己的称谓,很不客气。




休息足后,少爷的面色好看了许多,神色看着很是活泼。“天师。”




“怎么?”




“您应该经历了许多吧。”




“算吧。”道士倒是没有如少爷想的那样吹嘘什么。




“时光还早,您不若讲一些消磨一下吧?”少爷心下有些忐忑,他怕自己孟浪了。不过他对这个道士实在很是好奇。




“好啊。”道士倒是很轻快的答应了。




两个人天南海北的讲到了子时,道士游历很广,遇到的奇闻逸事也多,少爷听得很入迷。




“天师,您那位朋友一定还活着。”小少爷认真地说。




“是啊,他那么聪明。”道士摸了摸下巴。




正式出发,少爷披了一件藏青的斗篷,在黑夜里很不显眼。




道士拉着小少爷从后门往东边走,他们走了快一个时辰,小少爷实在是走不动了,他的身子还没养过来。道士一猫腰,把小少爷背起来继续走。




又是半个时辰,终于到了一座城市,这时是最黑最冷的时候,还起了点雾,实在是很吓人。




城里倒是挺热闹,好些个人在买卖东西,这就是鬼市了。




其实鬼市也叫早市,这里买卖的什么人都有,运气好还能淘换到宝贝,但这东西来的渠道也就不太正规了。更甚者有人说这里还有一些非人的东西也在买卖。




道士放下小少爷,拉着他往城里走,这里的雾要小一些,可还是看不清什么东西,小少爷紧紧地拉着道士的手,头垂得低低的,不敢看人。




道士站定。“收古钱吗?”




“跳早?”对方是一个佝偻的老人,穿着粗布衣服,缩在雾气里。




“宝定。”




“不跳。”老人拿过那钱闻了闻,又舔了一口。




“怎么样?”




“成。”老头把钱放进口袋里,又掏出一块石头给道士。




道士接过石头,放在了小少爷的衣服口袋里。让他别掉了。




这时小少爷才真正觉得心里一松,像是事情全都解决了。




两个人又原路返回。小少爷趴在道士的背上睡得挺熟。




回到府邸,天光已是大亮。




道士嘱咐小少爷把石头埋在院西边墙角下。吩咐清楚,二人各回屋休息去了。




第二日。道士便要辞去。




“祝您早日找到那位朋友,我也很想见见那么勇敢的女孩儿。”




“谁同你说,艺兴是女孩儿了?不过,我一定会找回他的。”

评论(11)

热度(20)